玄幻天空 - 都市小说 - 时空门之殖民建安在线阅读 - 227话 真的挺能干

227话 真的挺能干

        高跋彦,也就是方才,从摩托雪橇上跳下来,带头下跪的那位…他便是这一号站的站长。

        正如之前所说…

        如今的高跋彦,还真的是身穿标准的防寒服,黑白迷彩的。头戴厚实的护耳棉帽,脚穿黑皮内绒毛厚底胶靴。

        怎么看,凭观感,他高跋彦都有点现代人的意思。

        可实际上~

        他,便是当年…

        也就是数月前,与严须一起觐见“唐大天主”的那位马加;他,更是自诩原住民语言学院一期生的…是所谓“学生领袖”之一。

        如果,四个月前,他早知道会如此“冒犯天主”,那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承接这“站长”一职的!

        老大不小的。

        如今,哭哭啼啼,那叫一个委屈。

        可~

        这又怪谁呢?

        难不成,怪“天主”没通告就“微服私访”?!

        呵呵!

        你给高跋彦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

        哪怕你告诉他,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也还是不敢!因为,在他心中,“天主”那就是宇宙至尊!

        …

        那么问题来了。

        眼下,这是什么情况的说?

        …

        暂时没有心思巡视一号站,唐颂缘只暂时安抚一下,便让马加高跋彦率队,把一行人接入了板房区。

        板房区,就是一号站站内,土著工作人员的居住区和一般文书工作区。至于快速防爆墙内,诸如其他的什么功能区…

        暂时,唐颂缘不关注。

        整个板房区挺大的。

        全区最靠边,有一栋横向6门3层楼的板房。

        上至3楼,中间的一大间,便是高跋彦的办公室。

        高跋彦请唐天主进门,见只有无面一号跟进,其他无面、佣兵,都只是楼上楼下的警戒…

        如此,他当然也不敢跟着进…

        直到唐颂缘喊道:“老马加,你来…”

        高跋彦这才感激涕零的,冲进办公室,然后,胡乱的收拾起来…乱糟糟的办公室,明显,他高跋彦吃住,都在这。

        手忙脚乱。

        十分钟后,高跋彦才请唐颂缘,在办公桌主位坐下,而后,又是烧水又是泡咖啡的…

        然后,他端着泡好的咖啡,来到唐颂缘身侧…

        恭敬的跪下、奉上…

        等唐颂缘接过咖啡,高跋彦还是保持跪姿,只等唐颂缘发话询问了。而唐颂缘只把咖啡杯拿到鼻子前,闻一闻,便放下了。

        接着便是冷场。

        唐颂缘都不用认真听,也能听见高跋彦的心跳,如打鼓一般。“好了~去对面坐着说话。”唐颂缘放下咖啡杯,一挥手说。

        …

        这是唐颂缘第五次,近距离,与高跋彦说话。

        唐颂缘估计不记得。但是高跋彦,却记得很清楚。

        上一次,唐天主还亲自“赐”烧鸡给他…

        分食呢!

        就凭这一点,他高跋彦在一号站,便有着极高的声誉、地位。

        高跋彦自己也觉得,自己与天主算是亲近的。

        所以,唐颂缘问什么,他也直言不讳。

        …

        话说,自打一号站建立以来,迎来的第一波难民,就是来自扶余王城周边的那些。

        而后,大小扶余部落,共计涌来了75个。

        一开始还好,一号站这边,也没甚顾虑。所以,都是敞开了接纳。只是为了疏导人流、分区,才偶尔用一下铁丝网。

        全当临时性的分流网。

        但后来,“自由奔放”的各部扶余人,一旦多起来,问题也来了。毕竟,不是人人都见识过“天威”!

        随后,也就是大约在1月,来自橐离故都的部落,先是不管不顾的“抱怨吃喝不公”;可问题,他们才来一两天…

        接着,他们纠结其他部落,把王城诸部,给打劫了。

        一号站虽然组织了“平乱”,但,效果很差。甚至,让不少扶余部落觉得,是“高句丽人和汉人”故意虐待扶余人。

        之后,偷抢事件频发。

        为此一号站还陆续“牺牲”了十几位。

        遗体就掩埋在一号站北山…

        所以不得已,一号站把预计空投区域,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

        这样,一来可以减少物资被哄抢;二来,也能给一号站主体,提供一定的保护。

        等后来,各部“权贵”,开始学习着、组织着“大宗”交易,并渐渐融入“救济区域”后,各部落,才算相安无事。

        可即便如此,那些扶余青壮,尤其是十几岁的半大小子,还是经常翻越铁丝网,混进来,偷空投物资和库存物资。

        于是乎~

        一号站的管理层一商量,便决定,把一部分,原本该分流给三号站的土著壮丁,留下来一些人,充当搬运工和“巡逻队”。

        等他们干了一段时间后,正好,也吃喝养壮了…

        再让他们护送收购回来的牛羊、皮毛、土产,前往三号站。

        等于把“劳动力”,有效的利用起来。同时,也能节省人手,对扶余部落实施“武装威慑”。

        至此,3月以来,虽然有新的部落来此,却不再出现混乱。

        而当时闹事的“主力”,也大多被“邀请”,送去了三号站…

        所以说…

        刚才惹事的,真的是没见过“天兵”的土包子、临时工。因为,他们再干几天,就得启程出发,护送货物赶往烟集了!

        还有一点,也是造成这个“意外”的次因。

        那就是,01a基地,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直接与一号站,进行飞机通勤了。大多数命令、指令,也都是跟着空投,投放到一号站附近。

        这就意味着,此时,见过“天兵神威”的土著,要么是一号站工作人员;要么是铁丝网外,那些王城部落老弱;

        要么有的在三号站;

        有的,在01a基地。

        再说了,为了打击“盗窃行为”,这些临时接受搬运、巡逻任务的扶余土著壮汉,只要能抓到“盗贼”,每人奖励方便面十包!

        可想而知~

        刚才,他们见到佣兵时,是有多么的兴奋!

        …

        “他们见到飞机、礼花弹…不害怕么?”唐颂缘抽着烟,听着故事,挑着问问题。

        “怕!怕得要死!”高跋彦恭恭敬敬的回答,但马上想到什么,便补充说:“禀天尊,他们十分惧怕众神,可他们却不怕我们这些仙仆…”

        唐颂缘盯着高跋彦的表情,听懂了。

        仙仆,指的是为众神、仙民们服务的土著。

        用这个词,很有点当年,大陆人之间,互相称呼“二鬼子、假洋鬼子、东洋奴”的意思。

        说到这一点,就不得不说,语言学院的学员、士官学院的学员,是绝对不会管自己叫“仙仆”的。

        他们很回避自己的“属性”问题。

        他们,一般管自己叫“xx学院几期生”,或者,就直接说所在工作的职务。比如商队队员,就叫自己是“商队汉子”,或者“商军军士”。

        是的。

        到此为止,唐颂缘彻底理解了,为何,这老小子…当了爷爷的41岁壮汉…为何刚才,会委屈的哭成那个样子!

        本来就辛辛苦苦的,为天主易货,替天主行善救人;本来就只是赚取一些提成,而且平摊下来,并不很算多;本来就费力不讨好,还遭人非议,被人鄙视…

        结果,居然还被土鳖牵连,对天主做了“大不敬”的事情…

        别说什么苦劳了,命还能不能保住,也未可知啊!

        呵呵~

        对此,唐颂缘太理解了。

        “好了!此前诸多事,你不要有顾虑!

        你在这里,干得很好!如果你好好注意身体,争取活个七八十岁的话,估计,你是有机会,成为天官一员的。

        救人的生意,回头,我给你加一成利润。

        你与手底下的人分一分。

        你也别贪多。

        还有这个给你!继续努力!”

        唐颂缘很慈和的说完,随手,就在皮毛大氅内袋里,掏出了一张两折a4纸,放在桌面,平推给高跋彦。

        这一张民政课的《居民身份证颁发同意书》。

        唐颂缘已经在“特属确权签名”处,签下了大名。只要高跋彦拿着这张纸,回到天主之境,就可以办理“居民证”了…

        至此,高跋彦再次放声大哭。

        没有跪,却哭的像个娃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