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历史小说 - 大宋的智慧在线阅读 - 第十二节蓝蓝的苏伯伯

第十二节蓝蓝的苏伯伯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日下对天中。风高秋月白,雨霁晚霞红。牛女二星河左右,参商两曜斗西东。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鱼翁。”

        《笠翁对韵》是让孩子在最快的时间内掌握韵脚的最好教材,云峥总认为人是要走出去才行的,山里的孩子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见到外面的世界,只有人与人进行交流之后才会不断地接纳新的信息,信息和知识其实就蕴含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和交往中,所以古人才会有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的感慨。

        语言作为人与人交流的最有效最常用的手段必须要掌握,云峥甚至认为庄子这些人是在交流的时候出了岔子,把对话的对象换成了石头,蝴蝶,苍松,古树,所以才会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是是而非的道理。

        生存才是最大的现实问题,等到我们吃饭团子可以吃一个扔一个的时候再去考虑去东海钓鲸鱼,去北冥观鲲鹏。

        云峥甚至不要求孩子们会写这些字,但是一定要会背,能字正腔圆的背出来,全都是官音。

        每天去卧牛石那里观看赖八留下来的信息已经成了云峥每日必须要进行的功课,但是一连半个月,那里没有出现任何信息,一点印痕都没有,这让他是如此的失望。

        自从云峥打算自己织绸布之后,寨子里的妇人们就非常的忙碌,煮大茧,抽丝,缫丝,忙的不亦乐乎,男人们则忙着印制棉布蜡染,从煮料一直到漂染都变成了他们的工作,慵懒的山寨人,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再也没有空闲时间坐在竹楼的平台上晒太阳捉虱子了。

        事实上豆沙寨的人现在都非常的干净,不光是孩子干净,大人也很干净,至少看不见那些恶心的寄生虫在头发里爬来爬去的场景。

        男人的往岩石上摔打棉布的时候充满了力量感,每一下抽击都伴随着清脆的响声,这一点云峥做不到,他家的蜡染都是腊肉做的,以前都是女子漂洗蜡染,现在变成了男人,一个个都光着腚,她实在是没办法过来,所以只好由云峥自己去漂洗。

        对美丽的蜡染布云峥是充满了感情的,只有通过那些熟悉的图案,他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好不容易在大家的帮助下云峥漂洗好了自己所有的蜡染,腊肉将这些蜡染布整齐的晾晒在竹竿上,风一吹呼啦啦的非常的壮观。

        永远有干不完的活计,慢慢的云峥发现自己悠闲地时间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这非常的不对劲,仔细的清理了一下自己一天的工作,终于悲哀的发现自己被腊肉给算计了。

        堂堂的云大少爷根本就没有必要累的像狗一样的去漂洗蜡染,也没有必要一根根的去抽丝剥茧,剥大茧的活云二都没兴趣干,为什么自己要干?

        腊肉是个要强的孩子,别人家有的自己家就绝对不能少,她最担心人家叫她懒丫头,或者懒婆娘,于是云家也要跟着寨子里的步调走,能干的农活几乎一样都不拉下,在寨子人的眼中,云峥已经俨然是寨子里的教书先生,平日里还要伺候自己的那点薄地。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云峥打算偷懒一天好好地舒活一下筋骨,远远地山路上慢腾腾的走过来一辆牛车,这两牛车上面带着棚子就说明这里面有女眷,能坐着牛车或者马车过来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来找云烨自己的。

        正在猜测来者是谁的时候,一个白衣女子从牛车上面走了下来,见到云峥相隔三丈远就开始蹲身施礼。一个老苍头坐在车辕上,看样子是蓝蓝小姐雇的管家一类的人。

        “云世兄,小妹这就要远行,临走之前特意来向世兄辞行。”

        蓝蓝蹲身施礼的动作要比梁琪施礼好看十倍,尤其是戴着重孝施礼袅袅婷婷的就像是一朵白玉兰,那双大得过份的眼睛里满是感激。

        这个女子遭逢大难之后变得刚强无比,云峥不认为她眼睛里的感激是她此时心情的真实写照,如果五沟和尚,或者梁琪告诉她自己曾经能救她父亲却无动于衷,最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破人亡,对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丝怨气的。

        但是蓝蓝没有,就像是在真心诚意的来感谢自己的恩人。

        嘴里说着再会珍重之类的话,云峥却从心眼里不愿意再见到这个女人,太蠢的,和太有心计的女人云峥都不喜欢。蓝蓝总喜欢把自己的感情埋起来,不管干什么事情都用一张楚楚可怜的皮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做的事情和心里想的是两回事,这样的女人谁娶谁倒霉,萧无根只不过想亲近一下就真正的无根了。

        不过这个世界就是给这样的女人准备的,她们美丽,妖娆,高贵,几乎拥有一切,在男人主导的世界里活的游刃有余,因为无论她们想干什么,总有些心里藏着肮脏念头的家伙会倾力相助,比如蓝蓝嘴里说里说的这位眉州眉山的苏伯伯。

        蓝蓝走后,云峥嘴里的脏话就没有停止过,为什么人家随便认一位伯伯就是苏老泉?自己认了一位爷爷却是一个土山寨的族长?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一点公平可言了?虽然现在的苏老泉还在倒霉中,可是他九岁的儿子苏轼马上就要在这个辉煌的时代如同一轮朝阳就要缓缓升起。

        想起那个让全亚洲都膜拜的妖孽,云峥就觉得自己真的算是“穿不逢时”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家伙,一个写诗,作词就像喝凉水一样自然的家伙,云峥非常的想见见。

        人家的孩子都是妖孽,回头再看看自家的孩子,正带着云三撵看家蛇,小脸脏乎乎的,身上也脏乎乎的,脑袋上还沾着好几根鸡毛。

        “你去偷鸡了?”

        “没有,是看家蛇偷吃了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