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历史小说 - 大宋的智慧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节老主簿

第二十一节老主簿

        当刘都头系着腰带从天井出来的时候,云峥坐在前厅默默地喝着白开水,身边有一个小女孩不安的蜷缩在墙角,杏花楼只给了她一件破旧的麻衣蔽体,连鞋子都没有给。

        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老刘诡异的笑了,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放在云峥的面前道:“老子打赌输了,这是赌注,你收好,见了老主簿记得说我已经结清了赌注。”

        “事不过三,就说明必有三,老哥,拿出来吧,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杏花楼的老鸨子充当威武,多少有些不合适,也不合格,她放弃了,还有三俩银子一起给我,然后咱们兄弟再分,能从你嘴里抠出十两银子,几乎是**山工程的一半造价,都给了我,你的弟兄们吃什么啊。”云峥还是慢慢的喝着手里的白开水头都没抬。

        “呵呵呵,就是这个样子,对,你如果黏上胡子,腰背再弯一点,头发如果花白有些,就是活脱脱的老主簿,知道不知道小子,豆沙县里说话真正管用的是老主簿而不是那个县尊,豆沙县自古就是出豪强的地方,民风彪悍,山里的逃户经常会下山抢劫。

        曹黑虎的人头已经被割下来三回了,不出一个月,五尺道上又出现了一个曹黑虎,如果不是老主簿镇着,豆沙县早就变成强盗窝了。

        你给我说的那些话,我当笑话讲给县衙的同僚听,别人都以为是在吹牛,只有老主簿认真了,我也不知道这番话是怎么传到老主簿的耳朵里去的,然后他就命人交给了我一张纸,也就有了后面的那些事情。”

        一切的疑惑都解开了,怪不得刘都头会对自己格外的亲近,怪不得他会把好处分给云峥,这一且都有了一个明确的解释。

        “这是我家的第一个婢女名字叫做腊肉,以后不要叫错了。”

        刘都头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说:“你就不能给她起个好听些的名字,十两银子,你已经是豆沙县的富户了,要是有个婢女叫做腊肉,人家会质疑你的学问。”

        刘都头没好气的又抛出三两银子。

        “我一直认为名字这东西还是爹娘起的最好听,既然她爹娘给她取了这个名字,那就接着用,这东西没什么选择的余地,我的钱足够了,这五两银子是你的,以后不要和像我的人赌,会吃大亏,最好看见我这样的人就赶紧跑远。”

        “哼!不吹牛你会死啊,这是老主簿给脸,还不敢快兜着,十两银子坐吃山空,也支应不了几年,当初就该让你去挖土挑石头,吃点苦就知道天高地厚了,对了,老主簿说你在工地上太浪费时间,叫你回去温习功课,别的事情他能帮你,考试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有本事才行。“

        ”别啊,你让我回去了,我上哪去赚钱去?“云峥这才有点发急,要是没有工地账房这个差事,自己就不可能帮着逃户们买东西赚钱,刘都头说的没错,十两银子经不起花销的。

        “赚钱?一个账房你怎么赚钱,我看过你的账目了,很干净,那些劳役们吃的也饱,中饱私囊是不可能了,你难道还能石头里榨出油来?”刘都头的奇怪的看着云峥。

        “平均一天赚三百文,你说这个差事怎么样?”云峥把桌子上的一碟子点心拿给了腊肉,让她自己吃,今天和刘都头要说的话比较多。

        “什么?”刘都头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揪着云峥的脖领子怒吼道:“知不知道老子一个月的俸禄是多少钱么?九百文!脑袋栓裤腰里才赚这点钱,说啊,大爷,现在您是大爷,什么办法能赚这么多的钱?”

        瞅着前倨后恭的刘都头,云峥笑着说:“你呀,守着诺大的一个金山受穷,那是活该啊。中午饭点到了,今天吃顿好的,你请,这些银子也归我了。“

        云峥说完收起银子就往外走,腊肉想要把盘子端走,想想不合适,把点心兜在破麻衣上光着脚就跟着云峥往外走,她觉得自己今天非常地幸运,遇到了一个好人,不但有衣服穿,还能有点心吃,这样的好人要跟紧了。

        刘都头指着云峥的背影气的说不出话来,不过很快的就把手放了下来,这小子从不说虚言,说一天能赚到三百文,就绝对不会少于三百文,一个月十两银子的进息,想想都流口水,赶紧走两步,大声的喊着****把自己的牛车牵出来。

        三个人出了大厅,直接去了最好的酒楼,大厅里却并没有安静下来,里间厚重的门帘被挑了起来,老鸨子搀扶着一个老人走了出来,这个老人推开老鸨子,站在云峥刚才坐过的椅子前面,敲着桌子问老鸨子:”杏花,你性子一向刚强,今天面对一个少年人,怎么连多余的话都没有?我记得不久以前你还对我说要吓得那个少年人屁滚尿流吗?“

        ”老爷,奴婢不敢啊,本来奴婢已经想好了要说什么,甚至已经把僰人的价格提高到了一贯五,这是一个天价了,想着等他还价的时候再说,谁知……“

        ”谁知他扔出来三两银子是不是?杏花,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见到三俩银子不至于失神吧?说说,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小子不简单啊。“老头子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老鸨子。

        ”不是三两银子,而是他的眼睛,那一瞬间奴婢感觉他像是要吃人,奴婢本来就是吃人肉饭的,恶人也见过,但是那些恶人的眼睛也没有这个少年人的可怕,竟然让奴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请主人责罚。”老鸨子跪倒在老头面前,等候处置。

        “咦?竟然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主,有趣啊,怪不得敢说那句不要和像他的对赌,哈哈,这小子竟然知道老夫就在里间,这话是对老夫说的,哈哈哈哈,有趣啊,豆沙县很久没有出过这样精彩的人了,老夫现在有点相信他一天能赚三百文钱了。”

        老头子拍着桌子笑的前仰后合,老鸨子小心翼翼的问老头子:“不可能啊,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账房而已,每天的流水都没有三百文。他从哪里找三百文?”

        “他已经赚走了老夫的十两银子,而且还成功的让老夫替他完成了具保,推荐。说一天赚三百文毫不夸张,哈哈哈,豆沙县出了这样的人物,百年之内不会再有什么奇才出现了。”

        老鸨子看着笑的眼泪都流出来的老主簿,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