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在线阅读 - 25听闻香帅要北上

25听闻香帅要北上

        韩怀义一听都气疯了:“帮帮忙,约翰大爷,我才送你一块油田,你的钱还没都给我呢。我难道欠你了的?”

        “啊,这样啊。”洛克菲勒很见惯场面的左顾右而言它:“咖啡很香。”

        然后他说:“你有魔法师,和他商议一下,帮我研究研究这个技术怎么样?百分5的永久原始股份。”

        结果韩怀义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依旧很坚决。

        他对洛克菲勒说:“我不要股份,但可以帮你弄。我去问他,但是急不得。还有我保证你还有许多年可以活呢,不必着急。”

        “又不要股份。”

        洛克菲勒是人,自然有人的通病。

        你要的,我未必会给,我三番五次要给你你总不要的,我特么就不服了!

        他就抱怨道:“查理,很多人都不会一直拒绝这样的合作的,你让我感觉到了距离。”

        “那是你永远无法体会,一个黄种人在白种人为主的国家掌握重要战略资源背后的麻烦。我的麻烦注定已经够多了,这真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咱们就别哔哔了。再说。”

        韩怀义认真的对洛克菲勒道:“您能保证您的儿子和我的儿子之间的友谊,如你我这样吗?永远的平行的合作者吧,这样友谊之树才能长青。”

        “好吧,顺便说下,那个可口可乐的事正在进行中,应该没太大问题。”

        一听这事,韩怀义来神了,就道:“要是你实在不好意思的话,可口可乐你占二,我占八,我请特拉斯帮你研究海上钻井平台。”

        “可以。”洛克菲勒立刻同意了。

        这样的大商人不怕你要,只怕你不要。

        再说他现在也愿意和韩怀义捆绑在一起。

        他们商议之际,三井成正逐条的和汤姆在扣合作的字眼,只要不是面对韩怀义,他遇到谁都不怂。

        现在的三井成很有份在商言商的家族二代目的范。

        好在汤姆精通法律和谈判的艺术,所以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甚至还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惺惺相惜的感情来。

        也就在这时,一艘远洋客轮停靠到了渔人码头。

        抵达旧金山的费沃力见到奉命来接他的谢苗就张开双臂。

        老痞子亢奋的道:“谢特!最近怎么样?”

        “谢特”是谢苗的雅号。

        英文里是狗屎的意思。

        跟随谢苗来的白俄们板着脸假装没听到,谢苗却回避不了自己的感受,他恼怒的后退一步,警告对方道:“老费,这里可不是上海法租界!你是不是找刺激?”

        马莫耶立刻表示:“你在一位警长面前动他试试。”

        谢苗挥拳就打,但伸出的胳膊很快搂住了马莫耶和费沃力。

        费沃力在两个大汉只见很是舒坦,他红着老脸问:“好吧新罗马的将军,我们的国王呢?他难道不知道他的丞相来了吗?”

        “他找到新欢了,老费,你得想开点。他的新欢一个有权一个有钱,就连我们现在都不怎么能见到他,不过我们是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让伊娃惹点事,他马上就会出现。”

        三位从上海时代就走的很近的弟兄嘻嘻哈哈着很快来到了刚和洛克菲勒结束交流的韩怀义的面前。

        但他们来时,发现韩怀义的面色有些阴沉。

        看到费沃力和马莫耶,韩怀义忙露出笑脸,抱歉的说:“之前一直在忙,但我记得你们抵达的大概时间。”

        “你似乎有心事?”费沃力开门见山就问。

        韩怀义叹了口气:“五分钟之前接到个消息,载泽回国后清廷内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终于还是将香帅调回了北边。”

        “你在担心什么?”

        “那种没落朝廷的权力中心,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太难了,尤其那里是满人的聚集地。”韩怀义忧心忡忡的道。

        谢苗忽然说:“请詹姆斯或者洛克菲勒先生发电报去上海,以他们的名义邀请张之洞先生参观军事博览会。”

        “这个可以有!”但韩怀义说:“就担心他不来。”

        香帅又不是傻子,韩怀义早就想绑他退休不让他参合那些破事了,如今美国发来电报。。。

        这时韩怀义想到了载泽,他说:“我再亲自发一份电报给载泽。”

        他说干就干,这就请费沃力这些老弟兄稍等,他跑上楼敲开刚换好睡衣的洛克菲勒的房门,洛克菲勒没有推迟,立刻授意自己的手下向上海的洋油公司发电,请他们即刻找上海道台向清廷方面发出邀请。

        韩怀义也在同时发出了电报,另外他还直接让梅洛即刻派员“围堵”张之洞。

        其实这个时候,香帅还没有离开武昌。

        大员离职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他有太多的事要和后任交接。

        整个总督府里则愁云一片。

        因为正如韩怀义分析的那样,总督府的所有人都不愿意香帅去北边。

        别的不说,单那边的天气,还有进宫的诸多规矩就得让老人受上不少的罪。

        另外还有那些满人呢?

        香帅的戈什哈头领在此时此刻不由想起韩怀义曾经和他说过的话,他就和弟兄们说:“要是韩老板真的念香帅的好,他就该说到做到。”

        “人家在美国啊!”

        “不,除非他不知道,不然他肯定要做点什么!”

        结果次日,他们就看到了大洋彼岸的强烈反应。

        先是上海法租界紧急来电转交美国国会议员洛克菲勒先生,军事委员会詹姆斯先生请香帅参观军事博览会的邀请。

        另外上海方面还为此紧急派出专轮直奔武汉。

        据传法军和白俄都出动了,明显一副老头子你不去美国都不行的架势。

        张之洞闻讯后破口大骂:“猢狲胡闹。”

        但他的家眷子女乃至心腹们却都喜笑颜开。

        继任湖广总督的正白旗瑞登很快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心想也好也好,其实北边也未必喜欢你去,你要是能就此自在逍遥,我在任上还能少些阻力。

        然而张之洞毕竟一生忠于清廷,不想临老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官宦生涯。

        于是他还试图婉拒邀请,另外还要紧急启程赴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