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在线阅读 - 第43章:颤栗之夜!相拥!

第43章:颤栗之夜!相拥!

        所有长得帅的男人,都该死!

        只要有我云中鹤八成的帅,那仇恨就已经不共戴天了。

        “云兄,得罪了。”楚昭然说话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云中鹤冷笑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楚昭然到:“云兄,毕竟你很快要进入裂风城为官了,这是非常正常的鉴别程序,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此人是真阴险,让手下人假扮黑龙台武士,就是为了诈出云中鹤的身份。

        如果刚才云中鹤心机不够深,直接承认自己的身份,那现在已经死透了。

        眼前这个楚昭然会直接砍掉他的脑袋,然后再和井中月汇报。

        井中月手中已经有冷碧了,为何还要有楚昭然?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

        又或者这是典型的帝王心术,特务工作绝对不能交在一个人手中的,要互相制衡。

        所以明朝有了锦衣卫后,还要成立东厂,之后甚至又有西厂,甚至还有内厂。

        但毫无疑问,此时的楚昭然和冷碧就是井中月的左膀右臂。

        此人厉害啊,刚刚回来,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真正的一鸣惊人,甚至冷碧都显得暗淡了。

        云中鹤道:“鉴别完了吗?”

        “已经结束了。”楚昭然笑道,这笑容真是亲切阳光啊。

        云中鹤道:“我可以回去了吗?”

        “当然!”楚昭然道:“请。”

        然后,密室的门开启了。

        云中鹤走了出去,发现这里其实是距离城主府不远的一间小屋之内。

        他回头看了一眼,楚昭然翻身上马,甚至还热情地朝着云中鹤挥了挥手。

        ………………

        云中鹤走回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大门口,他见到了井无边,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如同一条狗。

        此时……已经夜深了吧,井无边竟然还在这里等候。

        “傲天,你没事吧?”井无边道:“你这脸色不太好啊。”

        “没事。”云中鹤道。

        井无边道:“你没事,那我就去休息了啊。”

        然后,他直接走了。

        走出了几步,他又回头道:“对了,傲天,今天你赢了,我一定会履行赌注的。我会找一个机会,把冷碧姐姐弄晕,让你亲她小嘴的。我这个人说过的事情,一定要算数,哼!”

        然后,他气呼呼地走了。

        因为,冷碧姐姐还是他的梦中情人呢。

        云中鹤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冰凉的内心,多了一丝温热。

        不过,云中鹤忽然问道:“哥,麝香夫人呢?她回来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顿时井无边颤抖道:“傲天,你过分了啊!”

        我家三个大美人,你一个乞丐竟然全部都想要招惹?

        麝香夫人,是出面营救许安蜓小姐姐的最佳人选,因为她喜欢琴艺。

        …………

        回到臭气冲天的小院里面,云中鹤直接朝着床上一躺,仿佛要把自己沉入柔软的棉被之内,放空今天杂乱的思绪。

        紧接着,他又猛地坐起。

        因为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

        “不要点灯,是我。”

        云中鹤顿时大惊,竟然是……风行灭大人。

        之前对风行灭大人,云中鹤并没有多大概念。

        但现在他知道了,这是一个大人物,一个非常大的人物。

        这是帝都黑龙台的特使,负责整个裂风城战略。

        此人关系到整个裂风城,乃至整个无主之地的黑龙台战略。

        就这么一个大人物,此时竟然偷偷进入了云中鹤的小院内,这……这该冒何等的风险啊?

        “风大人,您不该来。”云中鹤颤抖道。

        风行灭道:“我不来的话,担心你会冲动,做出不智的事情。”

        云中鹤道:“风大人,文山先生是我们帝国黑龙台的人,是我们自己人,对吗?”

        风行灭道:“对!”

        云中鹤身体微微一颤。

        然后,云中鹤又问道:“今天,我们的一个情报网,被端掉了对吗?”

        “对!”风行灭道:“这是我们在裂风城仅存的一个大型情报网,整整潜伏了十六年,原本打算等你稳定了之后,把整个情报网也交给你,为你服务的。”

        云中鹤道:“死了多少人?抓了多少人?”

        风行灭道:“死了一百多人,抓了一百多人,当然大部分都是外围成员。真正的核心密探,总共三十二人。”

        痛彻心扉的损失。

        “但是,这一切和你无关。”风行灭道:“文山的死和你无关,整个情报网被剿灭,也和你完全无关,你绝对绝对不要有任何思想负担,文山早就暴露了,就算没有你他也必死无疑。”

        云中鹤道:“当时为何不撤离?当时天羽阁被查封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立刻撤离的。”

        风行灭道:“天羽阁并不是我们的势力范围,只不过有我们的人在里面而已。当时天羽阁里面发生了凶杀案,几个权贵子弟死在里面,引发了轩然大波,所以被查封也是正常的。”

        云中鹤道:“那你也应该看出蛛丝马迹。”

        风行灭道:“对,应该看出来。但是……我……我当时也被关押起来了,正接受帝都使者的调查。”

        云中鹤记起来了,当时无主司的几位大人告状到帝都,就是因为风行灭启用云中鹤这么一个乞丐。

        所以,风行灭整整被关押了半个多月时间。

        “对我的调查结束后,我立刻嗅到味道不对,立刻用最快速度潜入裂风城,但……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情报网的人已经全部暴露,敌人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了。”

        云中鹤道:“究竟是哪一个环节上出现了问题?”

        风行灭道:“有人叛变。”

        云中鹤嘶声道:“怎么又有人叛变?”

        风行灭道:“叛变这种事情,在情报界多得是,我们黑龙台的间谍固然忠诚,但偶尔还是会出现变节者的。况且这次我们的对手太厉害,尤其对女人来说,他有很大的杀伤力。”

        云中鹤道:“叛变者是谁?”

        “纪妍,她中了楚昭然的美男计。”风行灭道。

        又是楚昭然?

        也难怪啊,他绝对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而且阳光儒雅,让人本能就会信任,亲近他。

        女人沦陷在他这种男人身上是很正常的。

        云中鹤道:“风行灭大人,那我们在裂风城内还有多少潜伏势力?还有什么重要成员?我不想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零零散散,还有几个潜伏势力,但都是小股势力,加起来不超过三十人。”风行灭道。

        只有不到三十人了?

        那真是凋零之极了。

        这次帝国黑龙台的损失,真是太大了。

        “那被抓的那些兄弟姐妹,难道不救了吗?该如何相救?我该怎么配合?”云中鹤问道。

        “营救和你无关。”风行灭大人低声道:“孩子,你给我记住。你才是整个裂风城任务的核心,所有人都可以死,甚至包括我必要的时候,都可以死。唯独你不能死,明白吗?”

        云中鹤道:“难道,就不救她们了吗?”

        “救,当然要救。”风行灭道:“接下来,帝国会正式派出使者直接和井中月谈判接洽,我们会用天文数字的代价,把幸存者换回去。”

        云中鹤道:“不是用武力营救?”

        风行灭道:“当然不是,整个裂风城有一万多军队,除非大军压进,否则靠什么武力?都是用交易的方式,换回俘虏。”

        裂风城有四十万人口,却要供养一万多军队,这个比例确实是高了,但谁让井氏家族有钱呢。

        至于营救间谍的方式,不仅仅是大赢帝国,南周帝国,还有北边的那个超级强国也是这样的。

        通常都不是武力营救,而是进行交易。

        在这方面,大赢帝国黑龙台最大方,为了换回哪怕已经废掉的间谍,也愿意付出天文数字的代价。

        所以黑龙台的间谍忠诚度极高。

        别的人不说,但是许安蜓云中鹤一定会想办法相救。

        否则等到帝国使者来交易,恐怕她早已经被拷打得伤痕累累了。

        而且,许安蜓并没有真正暴露,帝国黑龙台的交易名单中很可能不会有许安蜓的名字。

        “孩子你记住,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征服井中月,剩下一切都是次要的。”风行灭道:“征服了井中月之后,迎娶她。这样你才能在裂风城内获得真正的大权,才能左右裂风城的政策。”

        “你要小心楚昭然这个人,此人非常厉害。”

        云中鹤道:“我已经感受到了。”

        风行灭道:“除了楚昭然之外,你要小心的就是南周帝国的间谍。”

        云中鹤道:“南周帝国在裂风城有很多间谍吗?”

        “很多。”风行灭道。

        云中鹤道:“那为何大赢帝国的间谍势力遭到一次又一次的重创,而南周帝国的间谍网没有遭到大损失?”

        风行灭道:“裂风城也打击南周帝国的间谍网,但是我们怀疑在井厄在位期间,裂风城就和南周帝国的黑冰台有密约,存在秘密合作关系。”

        云中鹤道:“南周帝国黑冰台执行裂风城战略的最高指挥官是谁?”

        “或许就是那个我们最大的叛徒,燕蹁跹。”风行灭道:“不出意外的话,他在负责无主之地的秘密战略。”

        云中鹤道:“那在裂风城内,南周帝国肯定会有强大的间谍网。在黑龙台的情报中,有没有关于这个间谍网核心人物的资料?也就是南周帝国的最高潜伏者?”

        “有!”风行灭道:“有这么一个人,此人潜伏在裂风城的高层。但是非常隐秘,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是谁,我们怀疑在南周帝国也只有区区几人知晓此人身份。在我们黑龙台的资料中,给此人的代号是:老千!”

        老千?!

        此人就是南周帝国在裂风城的最高潜伏者?

        这个人会是谁呢?

        云中鹤脑子里面不由得闪过几个人的面孔。

        “孩子,你还记得我当时为何要让你来裂风城执行任务吗?”风行灭道。

        “因为我喜欢作死,喜欢在死亡边缘游走。”云中鹤道。

        “对。”风行灭道:“因为你很潇洒,疯狂。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很悲伤,你已经没有那么潇洒了,我不希望见到这样。你自己也说过,在裂风城内只有疯子才能活得下去。如今我们黑龙台在裂风城的势力更弱了,你的身边更加险象环生,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恶魔。”

        “所以我的孩子,你要继续之前的那种游戏人生,那种快活,那种在死亡游走的从容和荒诞不羁。”

        “你可以难过,但是赶紧过去。明天早上一起来,你一定要变回自己,变回那个可爱的男孩子。”

        “还有,千万不要恨井中月,甚至也不要恨冷碧,她们不是你的敌人,知道吗?虽然井中月杀了我们黑龙台很多人,但她不是你的敌人,她是你的征服目标,而且计划成功的话,她就是你的妻子。”

        云中鹤道:“妻子?”

        “当然。”风行灭道:“我们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让她成为帝国利益的代言人。而一旦你的计划成功了,你们两人结婚了,难道我们还会分开你们不成?不会的!你们就是长久的夫妻。”

        “记住,她不是你的敌人,她是你未来的妻子,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征服她,让她不可救药地爱上你,我相信你可以的,你拥有无以伦比的魅力。”

        “这次无主之地诸侯联盟大会,裂风城吃了很大的亏,井中月性格非常强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甚至面临一场致命的危机,这一场危机关系到裂风城的兴衰。”

        听到这里,云中鹤的耳朵不由得竖起。

        风行灭继续道:“所以接下来,你会有一个很大的机会,彻底表现你的才华,立下真正巨大的功劳,彻底引起她的瞩目。甚至一旦成功的话,你征服她的大计,就算完成了一半。”

        云中鹤道:“裂风城的什么危机?我的什么机会?”

        风行灭道:“我们的情报暂时还不完全,等情报清晰了之后,我会让人送给你的。”

        接着,风行灭大人站了起来,道:“我不能久呆,这就要走了。”

        云中鹤道:“需要我帮忙您出去吗?”

        风行灭道:“不需要。”

        云中鹤道:“您怎么出去?”

        风行灭道:“夜香郎,也就是运粪工。”

        云中鹤一愕,风行灭这样的大人物,竟然要扮成一个运粪工人进出?

        走到门口,风行灭忽然回头道:“孩子,我能抱抱你吗?”

        云中鹤一愕,然后点了点头。

        风行灭转过身来,用力地抱了云中鹤一下,颤抖道:“孩子,上一次抱你,还只是一个婴儿,一眨眼这么大了。”

        风行灭深深嗅了一口气,然后松开云中鹤,直接朝外面走去,直接消失在后院的黑暗之中。

        一刻钟后!

        一个佝偻的老头,坐在运粪的马车上离开了城主府。

        ………………

        注:推荐票是强心剂,请继续给我好吗?糕点感谢诸位大人的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