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科幻小说 - 戒爱浓情在线阅读 - 222 能再见到你可真好

222 能再见到你可真好

        我的生活真正的开始变的安静起来了。

        每天起来我都期待着欧阳谨已经醒来了,我只要去医院就能看见他那张俊脸,听见他那张不饶人的嘴又开始胡言乱语的损我骂我。但是我每次打开病房的门,他都一样的安静的躺在那里动也不动。

        “欧阳谨,你怎么这样懒啊,睡了这么久,休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让你想要清醒起来吗?”

        我每天给他擦洗的时候,都找些轻松的话说给他听,我相信他一定听得到。

        “蒋欣和涣宇准备结婚了,我还想着我们一起去参加婚礼呢,就等你什么时候愿意醒过来了。”

        我说着,坐到椅子上拿起他的手,认真仔细的剪起指甲来。

        “你看你,果然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指甲长这么快,才刚给你剪过没几天,这又长出来了。”

        欧阳谨的手指修长好看,他曾经说他的手是弹钢琴的手,是不能受委屈的手,那个时候我还觉得自恋臭美,但是现在有机会好好仔细的观察,倒真的觉得他的手好看了。

        “你不是说想要个孩子吗,我现在正在吃妈妈特地准备的补药调理,等你好了,我们就赶紧生一个来,不管男孩女孩都可以。”

        欧阳谨的妈妈比[一][本][读.    ybdu.我看得开,她自从欧阳谨出事以后一直亲自打理照顾着家,倒是我,天天的待在医院里不问其他。她知道我的情况以后,真的去找了那个老中医朋友,不知道怎么求得人家答应,给我调了一副药方,照方抓药,亲自熬好让我每天坚持不断的喝。

        “你快醒过来吧,不然我那些苦药不都是白喝了吗?”

        我说着,看看欧阳谨的眼睛,我是看他有没有什么反应,电视里不都是突然眼睛睁开吗,我也期待这样的情景出现在我们身上。

        但是,我无数次的去看他的眼睛,他的手指,都没有出现过渴望中的惊喜。

        欧阳谨一如既往的躺在那里动也不动。

        我叹了口气,继续给他剪另外一只手。

        “你知道吗,许微出国去了,她虽然嘴上说没事,但是其实我知道她心里比谁都难过,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才能让她没有心结。那不是她的错,也不是天衣的错,错只错我们都生错了地方。”

        许微在我婚后一个月的时候自荐单身独往美国方面的公司,爸爸也劝过,但是她执意要一个人去,天衣本来打算在我后面一个月结婚的,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她也无心再结婚只是跟着未婚夫一起安心的帮助爸爸打理公司的事情。

        我们所有的人,都被这件事情或多或少的伤害过,每个人都选择了让自己平静的方法,然后强忍苦楚,继续其他的。

        “所以,欧阳谨,请你快点醒过来吧,你如果再继续这样的话,我真的怕我自己一个人承担不来了。”

        多少个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冰冷的被窝里,心里被塞的满满的,但是我不敢表现,怕只怕,一旦我倒下了,就没有人去支撑欧阳谨了。

        所以每天晚上我都一个人偷偷躲在被子里哭一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白天忍的好辛苦,只有晚上欧阳谨听不见的时候,我才敢软弱一下。

        沈岩来看我的时候,我正忙着热我自己要喝的药。

        沈岩坐在床边,认真的看了欧阳谨一会儿,叹气。

        我坐在旁边,看看他们两个,没有说话,安静的把一碗药汤一饮而尽,我经历过比这还苦的事情,所以便不再怕药有多苦。

        “星竹,你照顾他,但是也要照顾好自己,你也不想他一睁开眼就看见你现在的样子。”

        我只是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从结婚到现在,我已经瘦了快二十斤了。

        沈岩和我都沉默了,整个病房安静的就只有仪器的声音,单调又可怕。

        “欧阳谨,你要是实在累的话,就好好休息一阵子,可是也不要时间太长,你不知道你这样是在折磨谁吗?”

        我听着沈岩和欧阳谨说话,听着他一个人对着欧阳谨自言自语,心里平静的像是湖水一样。

        “你要是再不醒的话,可就要担心别人趁火打劫了。”

        沈岩说着便笑了,我抬眼看看他,他并没有看我,盯着欧阳谨看的认真。

        “欧阳谨,你不知道你有多运气,要是我比你早点出击,现在哪轮到你躺在这里。”

        沈岩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警觉了,他什么意思?

        但是我看看沈岩,他依旧没有回头看我,继续和欧阳谨说话。

        “其实从那件事情以后,我一直都不敢再轻易动情了,一是怕再伤心,二也是怕对不起我老婆,所以我一直不敢表示,也不敢表露出来,但是我没想到你这样风风火火。”

        沈岩的未婚妻车祸意外去世,沈岩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和其他女性有过来往,但是下面他要说我们我不知道。

        “你来到我上班的地方,第一次看见她以后就要我配合你追求她,我当时就直言办不到,借口说我的公司员工不许你插手,可是你哪是那种听劝的人。后来你就更加的来的勤了,好像把我的地盘当作是你的一样,总是借口找各种理由让给我和她一起去参加你的狗屁聚会。那个时候我还担心你是不是真心,是不是跟以往一样随便玩玩,但是我没有想到你是真的用了真心了。”

        我记得刚到沈岩公司上班的时候,一天和欧阳谨无意间碰面,从此他便像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黏着我了。

        “后来我也想过比你先去表白,但是始终是心里有负担有顾及,再加上看你真的是用心,慢慢的便劝我自己放手好了。你一次次的蛊惑她去你的公司上班,我虽然不做表态,但是暗地里还是希望她不会答应。”

        沈岩说到这里我便完全明白了,当初我们三个之间原来不知不觉的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发生过。

        我没有说话,看看沈岩,看看欧阳谨,当时只觉得沈岩对我好,好到我都忍不住想叫他哥哥,但是我却并没有想过他对我的好是出于另外一种意思。

        想到这里我就又一次想到和沈岩一起出车祸的那晚,他完全是用自己的性命去护我的周全,但是为什么我这个人那么愚钝,就没有看出沈岩对我的感情呢?

        从我的方向斜视过去,沈岩侧对着我,他的脸在阳光下有一层朦胧的光晕,让我觉得既温暖又安心,就像是永远也不会责骂你的亲人一样呵护着你。

        “沈岩,谢谢你曾经为我做过这么多。”

        我轻声地说,越来越觉得为什么我会这么的幸运,遇见的人都是这样温润如玉。

        “不过现在好了,看着你们在一起,虽然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嫉妒,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羡慕祝福你们的,所以欧阳谨,你赶紧醒吧,再继续躺在这里装死不活的话,我真怕我会管不住我自己了,那样的话,到时候你就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了。”

        看着沈岩的背影,我的心里潮水一样涌上来的感激渐渐将我覆盖,我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双手抱住他的肩旁趴在他背上。

        “沈岩谢谢你,原来你一直都对我这么的好,我一直想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哥哥该多好,看来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我是真的要叫你一声哥哥了。”

        沈岩没有说什么,握住我的手点了点头。

        我看看欧阳谨躺在那里,午后的阳光隔了窗子照进来,撒在他脸上,他的脸虽然有点消瘦,但是气色还好,阳光照下来,就像是一层金光一样。我看到这样便越来越觉得有希望,越来越觉得前方的道路一定是光亮的。

        “欧阳谨,你最好快点醒过来,不然我可真的要跟别人走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样说完,我和沈岩都笑了。

        我把头贴近沈岩的头,我们就这样一起鼓励着,我当他是亲哥哥一样依靠支撑着自己。所有的人都对我好,不遗余力,即使前方的道路再艰难,我也不会再担心害怕。

        晚上的时候我特别的想陪床不想回家休息,把我婆婆劝回去以后,我便坐在床边一直盯着欧阳谨,白天沈岩说过的话还回荡在我脑子里,我有这么多人关心已经够了。

        “欧阳谨,你要是真的打算这样抛弃我这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这世上对我好的又不只是你一个,比你有钱的也不止一个,我到时候随便再找个人,你就去一边哭好了。”

        说到这里,越发的觉得欧阳谨的脸好看,忍不住就倾身亲了他一下。

        但是,亲完以后我就觉得有事情发生了,欧阳谨的眼皮想是做梦一样的跳动了一下,我以为我自己在做梦,定定神仔细看,他的眼睛确实是在动。

        我的眼泪瞬间决堤了,看来奇迹真的会发生,电视中的情节真的会发生在我身边,欧阳谨的手指,那修长的用来弹钢琴的手指像是预示着什么似地弹动了两下。

        “欧阳谨,你终于醒了。”

        我看着欧阳谨睁开眼睛,眼泪簌簌的落在他身上,但是又不想让他看见,只好低下头不看他的脸。

        这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他终于醒了。

        我跑出去叫医生,不知道我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好像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担心和祈祷都奏效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终于睁开眼睛了。

        医院走廊的尽头光亮无比,我第一次觉得这个走廊是那样的安静和好看。

        “你怎么弄的,怎么说醒就醒了,也没什么预示啊?”

        天气好的时候,我和欧阳谨一起到楼下散步,我们手牵手,恩爱无比。

        “能不醒吗,睡个觉都觉得无比的吵,我只怕再不醒啊,连老婆都成了别人的了。”

        欧阳谨伤势见好,又恢复了原本的动手动脚,悄悄在我腰间拧了一下,我顿时惊叫怒骂。

        “谁叫你吓人,早点醒来不就好了吗。”

        “我要是早醒了,哪里听得到沈岩那个老狐狸的心思。”

        “他那是帮你,也是在帮我。”

        “以后不让他帮你了吗,以后都有我在身边,用不上他,你以后也不准和他单独来往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怎么就不能和他来往了,你也太zhuanzhi了吧?”

        “就是要zhuanzhi,不然就被他趁火打劫了。”

        谢天谢地欧阳谨终于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我和他,只愿能快乐简单的度过以后的生活了,再也不要什么波澜惊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