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都市言情 - 神眼医仙野马无缰在线阅读 - 第1726章 团伙作案

第1726章 团伙作案

        大家的目光,全被深坑中的鱼骨吸引了。

        南宫策面若寒霜,对许长老说道:“这些鱼骨有被焚烧过的痕迹,他肯定是想焚尸灭迹,可赤灵琼鱼的骨头比较坚硬,不易烧毁……”

        “哎,可惜了这些上好的鱼骨啊,不但能炼丹,还能炼器!”

        南宫策仰天长叹,心疼得直皱眉头。

        许长老看着南宫策那痛心疾首的模样,转身对着方冠的洞府狠狠一拍。

        “混账东西,你给我滚出来!”

        “轰……”

        一枚硕大的掌印狠狠拍在了洞府门口,禁制崩溃,洞府坍塌了一角。

        可是里面连个人影也没有,只要弥漫的硝烟和粉尘。

        “方冠!”

        许长老怒不可遏,以他的修为,自然早就知道方冠不在洞府内,可他必须做出样子给掌教看。

        一旦此事扩大,迁怒于整个真仙阁,他承受不起。

        “人不在,喊也没用……”南宫策一把拦住许长老,沉着脸从深坑中翻找起来。

        他将那些还没有被焚烧的鱼骨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储物袋,神色看起来就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堂堂掌教,心爱的宠物都被偷了,此事放在谁身上都无法忍啊,更是憋屈至极!

        唐凡瞧着他这副模样,突然感觉这家伙也挺可怜的。

        可又一想要不是他把自己和方童逼到荒废的洞府中去,或许也就没这些事了。

        说到底,还要怪南宫策啊,如果唐凡没有住进梅花谷深处,他也不可能注意到里面的鱼,更不会发现灵泉了!

        再说了,唐凡受排挤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帮忙,或许在暗中还有推波助澜……

        唐凡想到这些,便不再自责,反而心安理得了。

        小老头,你活该!

        他也没有闲着,而是拉着方童,偷偷向毛贝的身后靠近。

        方童不明白唐凡的意思,出于对他的信任,还是乖乖地跟了过来,并没有提出质疑。

        毛贝此刻正盯着南宫策呢,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许长老看着掌教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上前道:“掌教,虽说方冠只是我真仙阁的挂名弟子,此次返宗也是为了探亲,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说得好听,人都跑了,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唐凡在人群中小声嘟囔了一句。

        毛贝诧异地回头,深深地看了眼唐小五,他虽然讨厌这家伙,但也觉得唐小五说得有道理。

        而且,这小子还敢顶撞真仙阁的长老,确实有几分胆色。

        唐凡见他看自己,似乎忘记了两人之间的旧怨,继续说道:“毛丹师,你说那么多鱼,方冠一个人怎么能吃得了,这明显就是团伙作案!”

        “你说得不错……”

        毛贝见唐小五主动和自己搭话,便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方童诧异地看向两人,她有点懵。

        唐凡又上前一步,靠近毛贝说道:“依我看,只凭一些真仙阁的弟子,应该还没有这个胆子,说不定有些长老也拿了好处,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早就偷偷放跑了方冠!”

        “对啊!”

        毛贝越听越觉得唐小五分析得对。

        “不能这样!”

        唐凡突然激动起来,假意上前:“不能让真仙阁把我们当傻子,此事我一定要向掌教说清楚,省得他被蒙蔽!”

        “我来说!”

        毛贝一把按住唐凡,纵身飞出了人群。

        这么好的表现机会,还能拉近与掌教的关系,他可不想被唐小五抢走了!

        唐凡假意愣了一下,便稳住了身形。

        “你……你真是坏死了!”

        方童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她终于明白唐凡为何要靠近毛贝了,这是让他当了出头鸟。

        “掌教,此事不对!”

        毛贝的一声怒吼,惊动了所有人。

        毛贝飞身站到南宫策身边,指着许长老说道:“许长老,我很敬重你,但是此事……一定另有隐情!”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许长老心说你一个小小的灵级丹师,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说话,你是不是心中有鬼,要我看,你就是和方冠一伙的,不然为何处处维护他!”

        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尖锐而明亮的声音,瞬间就盖过了所有人。

        “我……什么时候维护方冠了!我……”

        许长老一时有些心慌,顺势解释道。

        可他这么一解释,又给了毛贝机会。

        毛贝趁机说道:“许长老,你若非心中有鬼,为何怕我说出真相?”

        “你……你胡说什么,我哪里心中有鬼!”

        许长老恶狠狠地瞪着毛贝,气得举起拳头,直奔毛贝冲去。

        “快救人啊,他想杀人灭口!毛师兄,你快把你知道的情况说出来,我看这个姓许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就是想维护方冠!”

        人群中又传出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一句话就把事件推向了高潮。

        可大家四处看了看,却不知道这声音是由谁发出来的……

        毛贝躲到了南宫策身后,大声喊道:“掌教救我,许长老想要杀我!”

        “我……”

        许长老刚好冲到近前,慌得连忙解释道:“掌教,我没想杀人,我……”

        “你没想杀人?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又为何不让别人把质疑说出口?”

        南宫策冷声应对,颇为不满地瞪着许长老。

        “是在下鲁莽,我……”

        许长老立即垂下头,他想好好解释一下。

        可这时,人群中又有人喊道:“毛师兄,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姓许的,有胆子,你就让毛师兄说完,不要打断他!”

        “毛师兄,你放心,我们大家都是你的后盾!他真仙阁如果敢欺负你,我第一个不答应!”

        “我们这些丹师,整日为真仙阁的弟子炼丹,没想到头来,他们如此对待我们,真是吃里扒外,没安好心啊,连掌教的东西都敢偷……”

        众人听到这里,立刻附和起来,不管怎么说,此刻站在掌教这边绝对没有错!

        “毛丹师,我们一起保护你,我看真仙阁哪个混蛋敢害你!”

        人群受到蛊惑,纷纷缩小了包围圈,将许长老围困在内。

        许长老左右看了看,这气势不禁让他头皮发麻,深感棘手。

        毛贝却大受鼓舞,从南宫策身后跳出,指着许长老说道:“此地的鱼骨,足足有几百条,单凭一个方冠,怎么可能消耗这么多鱼!”

        “没错,毛师兄说得在理!”

        人群中立刻有人响应。

        毛贝接着说道:“方冠一定还有同伙,这是团伙作案!而且,如果只是普通的真仙阁弟子,他们应该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实力,我猜一定还有长老参与!说不定……有人知情不报,早就放跑了方冠!”

        毛贝说得义愤填膺,最终看向了许长老。

        许长老气道:“你胡说八道,此事我完全不知情……”

        “毛丹师又没说那个人是你,你怎么不打自招啊!”

        人群中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许长老。

        他一时间找不到说话的那个人,只能针对毛贝,他指着毛贝说道:“是谁指使你给我真仙阁泼脏水,你快如实招来……”

        “大家快保护毛师兄,姓许的要杀人啊!”

        众位丹师瞬间朝许长老扑过去,如同潮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