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武侠修真 - 过河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南北战事(三)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南北战事(三)

        过河卒第一百五十一章南北战事齐玄素和皇甫极又碰了一次面,还是关于内鬼的事情。

        「宫大真人给我下了命令,让我从情报上误导福音部,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不惊动福音部的情况下找出这名内鬼,然后通过这个内鬼向福音部发送消息,以此达到混淆视线的目的。」齐玄素如此说道。

        皇甫极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齐道兄的意思是,来一个将计就计,逆向工作,通过内鬼向约瑟夫和罗伯特发送错误情报,引导错误判断,从而达到隐蔽我军真实战略意图之目的。这个办法好,只要用好了,能抵得上数万大军。」

        齐玄素点头道「不过前提是把这个内鬼揪出来。」

        说话间,齐玄素将一份名单摆在桌上「这是我们两堂联合办案筛选出来的怀疑对象。」

        皇甫极这段时间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后勤方面,今天炮弹,明天粮草,后天军医,几乎没怎么关注绝圣堂的事情,这份名单也是第一次见,他迅速浏览了一遍「都是西道门的老人了,不少熟面孔。」

        齐玄素道「只有这样才藏得深。」

        皇甫极审视着名单上的名字,这头西道门猛虎激进,喜欢冒险,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没脑子的莽夫。

        齐玄素没有打扰他,毕竟皇甫极比齐玄素更了解这些人,他的判断要比齐玄素更为准确。

        便在这时,五娘又出现在齐玄素的跟前,还是只有齐玄素才能看到的状态,百无聊赖「本以为跟着你能上战场,来一个火烧连营,你倒好,整天在小房子里看卷宗,白瞎了这一身修为。」

        齐玄素回应道「西洋人有个说法,叫作‘战争机器。‘机器二字,用得极好,我们都是这个庞大机器的一颗零件,都要服务于这个机器,各司其职。如果一个零件,要脱离这个体系,或者非要跟这个体系对着来,别的齿轮都是正转,他偏要倒转,那会出大问题的,要么是他被碾碎,要么是机器故障瘫痪,总要选一个。」

        「你是总有理,正话反话都让你说了,你不做道士真是道门的损失,万幸你做了道士。」五娘开始阴阳怪气。

        齐玄素不以为意「多谢褒奖,这无疑是对一个道士的最大肯定。」

        过了片刻,皇甫极说道「仗打到这个份上,圣廷也快坐不住了。天底下的第一等大事便是一个‘钱字,

        打仗又是第一等烧钱之事,圣廷这个打法,就是把金山银山往里面填,他们可以不在意人命,却不能不在意金镑和金克朗,他们一定会在近期内启用这个内鬼,甚至已经启用了这个内鬼,意图从我们内部寻求突破。」

        齐玄素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这是我们的机会。」

        皇甫极缓缓说道「既然怀疑范围已经缩小到这个地步,那就让我们来下个套吧,来个瓮中捉鳖。」

        「什么套?」齐玄素问道。

        皇甫极道「很简单,用排除法就行。针对这些人泄露不同的情报,圣廷对哪份情报有反应,谁就是内鬼。情报都是真的,只要他们是忠于西道门的,那么泄露的情报就不算是泄露。一个内鬼,最终只能泄露一份情报,只要抓住了这个策反胡恩查文的内鬼,我觉得很划算。」

        齐玄素想了想「可以一试,不过此人能给圣廷和胡恩查文牵线搭桥,一定是老谋深算,未必就会上套,而且我们不能冤枉了好人,若是此人看破了我们的计谋,反手来个嫁祸他人呢?」

        皇甫极道「我们只是确定目标,后续还会展开深入调查,不会冤枉了一个好人。而且每份情报只针对一个人,必须严格保密。假如我和齐道兄都在被考验之列,我就是那个内鬼,我只知道自己手中情报的内容,不会知道齐道兄手中情报

        的内容,何谈嫁祸齐道兄?可如果齐道兄手中情报的内容被我知道了,那么齐道兄便是泄密,也谈不上冤枉。」

        齐玄素点了点头「这倒是可以,不过泄露情报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太生硬,要把这个戏做足了。」

        皇甫极笑了「干这一行的,都是演戏的高手,交给他们就是。」

        这就是身为领导者的好处了,只要定好大概方向,具体怎么执行自有底下的人想办法。这就是所谓的「我只要结果」。

        两人又议了半夜,主要是关于具体该泄露什么情报。

        不能是直接涉及到根本机密的,比如宫大真人决定的主攻方向,不然挖出内鬼后的戏没法唱了,误导圣廷战略判断才是根本目的。可一般的小情报不可能打

        动这样的大鱼,必然有点猛料才行。

        因为涉及到西道门,齐玄素这个外人是不好说话的,最终还是皇甫极拿定了主意。

        情报是多方面的,甚至五花八门,有关于布防的,有关于粮草的,有关于人事的,有关于道门动向的,也有关于弹药储备的。

        到了次日,皇甫极精心安排,分几个批次将任务分别交代下去,由不同的人负责,互不交叉。

        安排完之后,皇甫极对齐玄素道「现在就等结果了,如果是平时,这条老谋深算的大鱼未必会轻举妄动,我们这点诱饵也未必能钓得起大鱼,可如今圣廷那边迫于财政压力想要速胜,肯定会给他压力,那么他不想动也得动,正是我们的机会。」

        接下来的两天,都无事发生。齐玄素和皇甫极也没有空等,该查还是继续查,没有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钓鱼」上面。

        到了第四天,圣廷那边终于有反应了。

        圣廷针对塔万廷的一个兵械库发动了袭击,直接出动了三艘飞艇,对兵械库所在发动了地毯式的轰炸洗礼,场面如同火海一般,随后轰炸又引发了兵械库内部的爆炸,整个兵械库化作一朵蘑菇状的黑云升腾而起。

        不要小看一个兵械库,这里存放了大量弹药,会让守军的情况更为艰难,有助于圣廷攻城。烧粮草算是古今中外的经典战术了。很多时候,不是人坚持不住了,而是因为弹尽粮绝。

        皇甫极大感欣慰,立刻根据情报比对,初步锁定了目标。

        此人姓杜,叫杜倦之,是个女人。按照西道门体系,是一名三品幽逸道士,固然地位不低,可在西道门内部也算不上真正的高层,与伪仙一级的人物还差着许多,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人帮胡恩查文与圣廷牵线搭桥。

        齐玄素看了此人的资料,附有画像,相貌平平,姿色不算出众,为人比较木讷,少言寡语,有点不合群,不过也不与人为难,算是半个老好人,并非那种八面玲珑的性子。

        如果齐玄素自己去查,恐怕不会轻易怀疑此人,最起码不会第一时间怀疑此人。由此可见,北辰堂和绝圣堂也不是吃干饭的,不断缩小范围,并没有把她漏掉,最终还是靠着皇甫极的排除法把她筛选出来。

        除此

        之外,皇甫极也问了兵械库的伤亡和损失情况,具体军械方面的损失情况是无法弥补了,不过伤者要好好救治,死者也要重重抚恤。

        至于这些人是不是因为皇甫极而伤而死,皇甫极并不在乎。

        伤亡只是个数字,他只要损失最小的最优结果。

        如果不能把内鬼挖出来,那么以后的损失肯定更大,死的人更多,皇甫极用情报搞排除法,就决定了肯定有人会运气不好。

        慈不掌兵,从不是一句空话。

        就在这个时候,齐玄素的眼前又有了浮光掠影。

        迄今为止,齐玄素都不清楚「归藏灯」发动的原理是什么,

        好像是完全随机的。

        齐玄素这一次看到的还是未来,不过与他本人无关,与皇甫极有关。

        似乎已经是多年之后,皇甫极明显老态许多,短须都变成了长须。在他的胸口位置插了一把剑,穿心而过。

        不过皇甫极好似没事人一般,表情平静。

        还有一个人,被打成重伤,又被皇甫极的左右侍从拿下,按跪在地,不过他还是高昂着头,大骂皇甫极出卖了他们,如果不是皇甫极,他的那些弟兄就不会死在西洋人的轰炸之下,他今天就是来报仇的。

        皇甫极终于想起了多年前的「钓鱼」往事,不过他还是不在意。

        打仗总是要死人,大部队撤退,留下来殿后的人很难幸存,这也是背叛吗?

        战事一起,人人可死,就连皇甫极自己都差点死在约瑟夫的手中,一个不在意自己性命的人,怎么会在意别人的性命。

        皇甫极伸手握住胸口的剑柄,将剑拔了出来,因为这一剑没有伤及身神,所以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

        皇甫极把长剑扔在地上「放他走。」

        场景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齐玄素回神,有些感慨。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身不由己的小人物,所以他才不甘心,听从七娘的建议,放弃江湖的自由,进入等级森严的道门。

        人人都知道小人物的悲哀,人

        人都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所以人人都想要往上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