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刑警:开局时间回溯,侦破凶杀案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死咬不放

第二十四章 死咬不放

        沙哑的声音,低沉阴郁的语气,“你们...”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这计划跟手法?”

        “我要死了...你们知道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只是想活下去,为什么非要跟我...咳咳,作对呢?”

        被抓的一瞬间,刘宁鱼就感觉一切希望全无了。

        活下去,本来就是他的一个执念,现在被抓住就等于全盘皆输,一切念头都消得一干二净。

        还没等林森问话,他又是沉沉的说道:“呵,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将死之人...你们害我没了这最后的希望,我...恨!”

        “你想活下去,那被你害死的人,他们就不想活下去吗?”苏正国怒不可遏。

        但,好在是理智尚存,仅是目光凶厉盯着这厮,目光中满是怒焰。

        明明你就有着很特殊的才能,如果你贡献出来给国家,难道国家还会不救你一命吗?

        再大的绝症,交由国家来救一个人的话,即使无法根治一种绝症,但护着你一条命绝不是问题,但眼前这个人选择了什么?

        他选择,用别人的命,来换自己一个人的命。

        此理,不仅是法理难容,更是天理难容,就该拉出去枪毙了。

        “呵~”刘宁鱼低沉森冷的笑着

        “谋杀罪,还是六起案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你都是死罪难逃了!”

        林森这个时候说话了。

        看着这家伙虽是有些绝望的神情,但却是有着丝丝淡定自若的模样,似是有着某种期待...嗯,他在期待什么呢?

        期待有人来救他吗?

        大概有些想法浮现在心间,林森继续说道:“怎么,笃定那人能来救你吗?”

        猛地,瞳孔一缩,刘宁鱼身形都是微微一颤。

        很轻微,但却是落入到大家眼里,苏正国跟张子钰都是目色一厉。

        果然是有其它的收获,让林森来审刘宁鱼这个老家伙,倒是真的审对了。

        两人没有说话,继续静静看着林森似是审讯又似是在询问,就像是老友叙话一般,一人在说着,一人在聆听着。

        只不过,说的人漫不经心,听的人就是面色神情剧烈变换着。

        “哦,说错一点了,不是那人...是,那个隐藏在暗中,教你学会这木偶戏法的‘傀儡丝’,再帮你搜集合适的人,然后看着你动手杀人...”

        “嗯...是谁呢?”

        “可以说说吗?”林森淡淡的问着。

        “没有!”刘宁鱼瞳孔再一缩,随即一字一顿的喝道。

        “什么教我‘傀儡丝’,什么帮我搜集合适的人,什么看我动手杀人...荒谬!”

        “呵呵...”

        冷笑一声,撇开自己的眼神,不去跟林森对视。

        刘宁鱼心中骇然,虽然知道自己被抓时,说错了一句话...但,有一点疑惑,他还是想问问。

        阴沉的神色,目光森冷的刘宁鱼冷声说道:“傀儡丝,你们怎么破的?”

        “别跟我说你们自己找到的破解之法...”

        “真正的木偶戏法一脉,早在几百年前就失掉传承,现在的木偶戏...不,皮影戏就是区区小道,连傀儡丝都鞣制不出。”

        “嘿,你个老小子,现在到底谁审谁啊?”张子钰不爽的骂道。

        “不过,你还真看走眼了,破你这劳什子傀儡丝的人,不就坐在你面前吗?”

        “他?”刘宁鱼顿时身体一震。

        “张子钰,闭嘴!”苏正国喝了一声。

        看着他震惊莫名的神色,林森突然出声说道:“嘿,看来...”

        “嗯?”

        一瞬间,抬起头下意识看来的刘宁鱼就是意识一迷,目光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但,面颊眼角抽搐不停的他,显然是还在潜意识里对抗着林森的催眠,像是他这种敢下狠手,不断犯案的凶手,的确是意志足够坚定。

        说不准,还真有可能让他挣脱开催眠。

        不过,林森可没有心情看他挣扎,直接说道:“忘记说了,你的丹炉彻底废了,还有你之前炼制好的那一炉所谓的人运丹,也废了...”

        “不...可能!”

        死死咬牙狰狞着面孔的刘宁鱼怒不可遏。

        哪怕是陷入催眠中,突然被这么说破一切,也让他浑身颤栗不已。

        那可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他想活着,他真的想要活着,如果不是为了继续活下去,他又怎么会选择走上这一条道来?

        愤怒,怨毒的神色在他的眼神中,快速的一闪而逝。

        盯着他心神激荡的瞬间,林森继续说道:“那个教你这傀儡丝的人...”

        “应该,没有跟你说这傀儡丝有一个弊端吧?”

        “溶血是好处,的确不容易找出证据,可血液温度过高的话,傀儡丝是会失效的...”

        “看来你是试验品吧?”

        “实验这个傀儡丝的试验品,也就是弃子了...”

        “不,不会的,他...额,他不可能...不会抛弃我的...”刘宁鱼断断续续的说着。

        “他们还需要...还需要丹...丹...”

        “啊~~~”

        一声怒吼,双眼血红泛着血丝的刘宁鱼,死死瞪着林森看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居然什么都说出来了,这一切都彻底完了,自己真成弃子了...他们一定会弄死我的。

        惊骇欲绝,此时此刻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刘宁鱼的心情。

        但,死死瞪着林森的他,目光中满是杀气四溢。

        眼前这个人,破坏了他所有的计划,破了他的傀儡丝,还毁掉了他的炼丹之地,毁掉了他的丹炉跟炼制好的一炉丹药。

        活命之仇,不共戴天之仇。

        “你,怎么破的傀儡丝?”刘宁鱼不甘心的问着。

        “想知道?”林森笑眯眯的问着。

        “简单,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怎么样?”

        “只要你告诉我,谁教你的傀儡丝鞣制之法,还有这培养活性菌丝的办法也说出来...嗯,或许还能让你瞑目一下!”

        戴罪立功...还是减刑,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六起案件,血案累累的凶手,再怎么减刑,再怎么戴罪立功都是一条死罪,绝无幸免的可能。

        这种有常识的人都很清楚,骗不了刘宁鱼这种老油条。

        所以,林森也没考虑要去欺骗一个将死之人。

        毕竟不是死刑,这家伙也该死了,绝症能吊命几年已经算他厉害了。

        “老子,凭什么说?”刘宁鱼狞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