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都市言情 - 光影与飞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略------------------

        激情平复后,岑非小心地帮时影解开了手腕上的领带,只见腕子上两道明显的红痕,后知后觉地有些心疼。

        “疼吗?”岑非温柔地在他腕子上亲了亲。

        时影累到没力气说话,懒懒地横了他一眼,心说这时候问这个也太他妈虚伪了吧,果然是衣冠禽兽本兽!

        岑非因这魅人神态心动不已,又缠着他亲吻了许久,然后从茶几上抽过纸巾,仔仔细细把两人的身下清理干净了。

        时影想去抓丢在不远处的毛衣和裤子,可惜腰也痛腿也痛,屁股都好似不是自己的了,站了好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衣服……”话一出口发现嗓子已经叫哑了,凶巴巴的青年再次软绵绵地红了脸。

        “你等我一下。”岑非站起来,翻箱倒柜一通,拎出两个购物袋,从里面翻出了一件毛衣和一件大衣,当着时影的面把标签扯了。

        时影瞥见购物袋上的奢侈品牌logo,惊得一哆嗦:“岑非你……”

        “穿这个吧,别穿你哥的衣服了,那件衣服不衬你。”岑非三两下把毛衣套到了时影身上,满意地端详了一会儿,“还是穿白色最好看。”

        “你什么时候买……我不要!”时影拼命想脱掉它,岑非却按着他的胳膊不撒手。

        “别闹,穿着。”岑非强硬地说,“早就想送你了,之前给你什么都说不要,现在我们的关系不一样了,我想送你东西。”

        “什么关系啊!”时影心惊胆战,“你讲话我怎么听不懂!”

        “情侣关系。”岑非小心地帮他系好裤子,缓缓道,“不管你是什么打算,我有自己的原则,只跟爱人发生性关系。我可以理解你现在复杂的情况,当几天小三也没什么。没关系,我愿意等,等你选我。”

        “你他妈……”时影目不转睛地瞪着岑非,捕捉到他目光里的温柔与深情,一肚子话不知从何说起,胸膛剧烈起伏着。

        “可是我选了他。”时影哑着嗓子说,“我们就要去g市了。那个忙你愿意帮就帮,就算不能转学,我也可以退学。”

        岑非看着他,眼睛里的火光闪了一下,又被强行压了下去,只留下脉脉缱绻:“那我就把公司迁到g市去。”

        “你……”时影咬了咬唇,不敢再看他,“你以前对我哥也是这样的吗?那又为什么五年都不来找他?”

        岑非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当初是我悲观又懦弱,可人若失去过一次,就会懂得拥有的可贵……阿影,我最后说一次,我没把你当作你哥。”

        时影低着头,久久都不说话。

        他思来想去,懊恼地发现,自己再次把事情搞砸了。

        “都八点了。”岑非揽住时影的腰,扶着他站起来,从旁边拽过那件新买的大衣帮他披上,“能走路吗?对不起,下次我会轻一点。先吃晚饭吧,今晚住我家。”

        “不吃了,我赶着回去。”时影固执把大衣留在了沙发上,扶着腰走到办公桌前,捡起了自己的外套,“毛衣我收下了,大衣不要……丑死了!什么中老年品味!”

        “……”岑非干笑一声,想去拿大衣的手伸了伸又缩了回来:“行吧,下次一起去买,挑你喜欢的。”

        时影不应,摆摆手扭头就走,姿势别别扭扭。

        岑非忙抓起自己的衣服和钱包钥匙追了出去,只见公司大楼里一片漆黑安静,女秘书下班了也没来打招呼,大概是听到了办公室里的动静。

        “你别跟着我了。”时影再次甩开岑非试着放到他腰上的手,“我自己能回去。”

        “这副样子还敢回去?看来我转正有望。”岑非眯了眯眼,目光扫过时影红肿的唇和脖颈处明显的红痕,“你根本没住在学校,而是和他在外面同居吧?”

        时影的脸色青青红红,瞬息万变:“我得回去……他晚上有课,只要我早点回去睡下,明天再早点出门,他不会发现的。我也不会让他发现的!”

        岑非欲言又止,最终只能无奈地拍拍他的胳膊,妥协道:“行吧,送你去地铁站。”

        车上岑非试着跟时影说话聊天,青年却一句都不搭腔,只是啃着指甲自顾自想事情。

        不多时汽车到达了地铁站门口,岑非想下车送送时影,被青年拒绝了。

        时影慢悠悠下了车,扒着车门与岑非道别。

        岑非浅浅地笑着,却听到时影突然语速飞快地说:“岑非,转学的事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想办法。还有,我说过的,我选了他,所以请你死心……今天的事就当是个梦,怪我任性。以后都别联系了,忘了我哥,也忘了我,再见!”说罢把车门一关,一瘸一拐地跑进了地铁站。

        “喂!”岑非叫不住他,忙不迭解开安全带丢下车追了上去,却见时影已经冲进闸门,跳上了一辆刚刚到站的列车,只几秒钟就消失在了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