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都市言情 - 光影与飞尘在线阅读 - 第***

第***

        第十三章

        岑非的住处离公司不远,不到二十分钟他就抵达了办公室,一眼瞄见桌上的摄影工作室装修设计图稿。可惜他现在没心情细看,随手把它丢在了一边,给小杨拨了个电话。

        今天是周六,年轻的助理还在睡懒觉,举着电话迷迷糊糊地问:“查时影?您上次不是说不用查了吗?”

        “要查。”岑非心说那家伙不知道多少事瞒着我,“主要查一下他的经济状况和社会关系,尤其是帮我查清楚,他的男朋友是谁。”

        “男朋友?”小杨瞬间就清醒了,激动道,“什么?时影是gay?所以他跟沈大美女不是一对??”

        岑非一听就乐了,不禁笑出了声:“允许你上班时间公费带薪去找沈同学聊天约会,满意吗?”

        “哇!您是天使……咳咳,那个,放心岑总,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帮办好。”

        岑非又简单交代了工作室装修的事,挂掉电话打开电脑,开始专心工作。

        一旦下定了决心,岑非就不再纠结与彷徨了——他已经失去过一次,这次打定主意要把时影追到手,也要护他周全。

        工作上也得加倍努力才行,他想,对公司的控制渗透大概得进一步了,这样才有资本回头和父母出柜,和股东周旋。

        至于时影,上了地铁后依然惊魂未定,他抱着琴靠在地铁门边,越想越心慌,也越想越心虚。

        “玩脱了……真的玩脱了……”他低下头抓着头发,嘴里嗷嗷惨叫,“时影啊时影,就你这还小机灵呢?大**还差不多!啊啊啊!”

        旁边的乘客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青年跟中邪似的,揪完头发又捶胸口,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

        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时影吓得两腿一软,战战兢兢摸出来一看,是时光发来的消息:“我去给你买点好吃的?想吃什么?什么时候回家?”

        “就回来了。”时影抖着手回了一条信息,这才看到手机里的十几条的未读消息和好几个未接来电。

        他现在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事情正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如果一开始他只是害怕岑非会找到哥哥,那现在这……呸!老子行得正坐得直,我跟他又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就躲躲,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时影这么想着,依稀仿佛大概也许可能应该没有那么惶恐了。

        于是车厢里的其他乘客看到,这个刚刚还在捶胸口的青年,现在又啃起了指甲。

        时影回到家的时候,时光不在家,也许是出去买吃的了。

        他做贼似的,放下琴就冲进了浴室,想要重新洗个澡,至少得用药皂掩盖掉岑非家里高级香薰沐浴露的香味。

        兄弟俩租住的房子又破又小,夏日闷热难当,冬天阴湿潮冷。且因水压不稳的关系,燃气热水器总是会自动熄火,花洒喷出的水时冷时热。

        时影低着头,任由那水胡乱拍打在头上身上,回想起岑非豪华舒适的家——那带着按摩功能的豪华浴缸,比自家卧室还大的衣帽间,敞亮落地窗外的璀璨江景,和冬日里依然温暖的地板与内屋……除了自责与后悔外,时影头一次想将另一种想法付诸行动:告诉岑非。

        他在想自己也许是太自私了,一切错误,只因为自己的“喜欢”。

        明明哥哥应该是岑非的,他应该和岑非一起住在那样舒服的大房子里,做着喜欢的工作,学着喜欢的东西,过着舒适惬意的生活,而不是和自己挤在这种阴冷潮湿的小出租屋,一起为生计奔波。

        而岑非也应该是哥哥的,所有的那些温柔、照拂、暧昧与深情,有哪一样是属于自己的?都不是,一切只不过因为他长得像哥哥而已。

        我算什么人?时影想。我只是个多余的人。

        “你疯啦!”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叱喝,浇落在头顶的冷水骤然停了,一条干毛巾随即覆盖在脑袋上,他听到时光的声音里带着怒意,“大冬天的拿冷水冲脑袋,你想生病吗?!”

        时影一动不动,他低着头,任由时光近乎粗暴地帮他擦拭着头发与身体。他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哥,和我在一起你后悔吗?”

        时光的手一顿,没有回答,手上擦拭的力道却小了些。

        时影抬起眼睛,看到哥哥的眼眶也红红的,和自己一样。

        “哥,你后悔了是不是?”

        时光咬着唇,一言不发地把这让**心的弟弟用浴巾擦干裹上,拽着他离开了浴室,并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将水槽里那条陌生的名牌内裤丢进了垃圾桶。

        时光把弟弟拖到了床上,仔仔细细掖好被角,又塞了个充电热水袋到被窝里,此时他终于收敛起了失态,仿佛与平时一样的不喜不悲。

        而时影依然抬着他可怜巴巴的眼睛,抱着被子不依不饶地追问:“哥,你后悔吗?”

        他期待一句回答,一句不后悔。只要有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撑下去。

        时光却默不作声,他打开了吹风机,仔仔细细帮弟弟地吹着头发,手指触碰过后脖颈处的红痕时,几不可见地轻颤了一下。

        “你后悔吗?”时光用一种叹息般的声音轻声问道,被吹风机的噪声掩盖得无影无形。

        时影什么都没听到,他心烦意乱,默默伸出手抱住了哥哥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上,感受他稳定的心跳,仿佛可以借此听到他的心声。

        不多时头发就干透了,时光关掉了吹风机。时影却依然不肯撒手,他小动物似的仰起脑袋,一下下轻轻啄吻哥哥唇与下颚,双手在哥哥的后腰**处轻抚,一如往常求爱时的模样。

        时光明白他的意图,温顺地脱掉了衣服,一同钻进了被窝里。

        兄弟俩侧身相拥在一起,深深亲吻,温柔相抚,体温渐渐升高,呼吸也逐渐急促。

        可糟糕的是,时影发现他今天竟然做不到……也许是被昨天的药物榨干了身体,也可能是涌动的情绪破坏了状态。

        他懊恼极了,心中越发酸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糟糕透顶。

        “哥,我……”时影抬起无措的眼,想辩解什么,最终却开不了口。

        他不敢。

        不敢告诉哥哥自己昨天遭遇的险境,也不敢告诉他岑非的存在。

        “没关系的,下次吧。”时光垂了垂眼,安抚地亲亲他的额头,穿好衣服离开了房间,“你先休息一会儿,我给你煮个姜茶,别着凉了。”

        时影终于没忍住,用被子蒙住脸,无声地偷偷哭了鼻子。

        那天家里的气氛一直很奇怪,一直到午饭的时候兄弟俩都没有看对方,也没有说话。

        下午的时候,他们一起在家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期间时光打了个电话,时影看到他拿着手机下了楼,站在巷口说了好久,脸上是自己看不懂的神情。

        待时光回到屋里,时影紧张得满手都是汗,几乎连拖把都握不住了。

        “怎么了,哥?”时影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阿影,我要走了。”时光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舍,语气却冷静且不容置疑,“公司打算年后调我去g市的分公司,到那边我就升职了,薪水会是现在的两倍。你好好念书,不要担心钱的事。”

        “你……你要抛下我?!”时影几乎立刻就崩溃了,一下攥紧了时光的腕子,通红的眼睛像是要发大水,又像要喷出火来。

        “你一个人在s市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时光低头轻轻吻了吻他的手背,眼神如水般温柔,“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是自由的。”

        第十四章

        岑非周一下午听到秘书说时影来找他的时候还颇有些意外。

        他急匆匆开完会交代完工作,把所有人都赶走后,这才让时影进了办公室。

        “不是说这周考试吗?”岑非看到时影迎面走来,莞尔道,“还以为你没空来……新发型不错,我也觉得你之前的刘海有点长,把这么好看的眼睛都遮住了。”

        “好看吗?”时影的嘴角弯了弯,像是在笑,又不像在笑,“是不是很像我哥?”

        岑非一愣,随即很快注意到时影今天的不同。

        时影没有带琴,少了那黑家伙的陪伴,单薄削瘦的青年显出些形销骨立的意味,且明显的,他的情绪有点不对头,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

        这小怪兽还能哭?真是奇了怪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岑非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走到时影面前关切地抓住了他的胳膊,细细打量。

        时影一把捏住了他的手,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睛,破天荒地露出个示弱的眼神:“岑非,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岑非越发觉得奇怪了。

        这是什么情况?宁折不弯的小白杨今天学会求人了?

        时影咬了咬牙,深吸了口气:“岑非……哥,我想转学去g音,求你帮帮忙。今天早上我问了辅导员,找了导师,也跑了教务处,他们都告诉我转学几乎不可能,除非我有门路有关系。可是我……我不认识什么人,你家大业大又有本事,一定能搞得定。你如果能帮我这个忙,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不是说打死都不离开s市吗?”岑非大惑不解,“之前想送你出国还不愿意,现在为什么突然要去g市?”

        “这你别管了,你就说……就说帮不帮吧!”时影虚张声势地一梗脖子,故态复萌。

        岑非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也觉得他的样子有些可爱:“不告诉我理由我凭什么帮你?有这么求人的吗?”

        时影瞪着岑非,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一咬牙一狠心,三两下脱掉了外套,露出里边穿的一件颇有设计感的不对称衣领灰色毛衣。

        岑非皱了皱眉,觉得那件毛衣有些眼熟,再看了一眼时影,终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你……”

        “这是我哥的衣服,你以前送他的。”时影涨红了脸,眼神躲躲闪闪,“我还特地剪了头发,是不是很像他?我知道你想睡我……不是,是想睡我哥。我让你睡一次,你帮我这个忙。”

        岑非一噎,揉了揉眉心:“阿影,说真的,你愿意自荐枕席我很高兴,但这又是玩得哪出?我没把你当你哥。”

        “你叫我什么?”时影听到了那个称呼吓了一跳。

        “阿影。”岑非半是玩笑半是酸味地说,“你男朋友就是这么叫你的,是不是?”

        “你……你偷看我手机!”时影一下就炸毛了,气鼓鼓地在岑非胸口推了一把,却突然被他抓住了双手,怎么都挣脱不开。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岑非力气那么大。

        “你,你松手!”时影红了眼眶,“你想捏死我啊!”

        “知道疼就说老实话,为什么要转学?”岑非的眼神咄咄逼人,衬得时影越发像只纸老虎。

        “因为……因为音大教学质量不好,而且我跟导师同学都处不来,就想去g音。”

        “撒谎。”好脾气的岑非这时候也有些来气,闷声道,“时影,你真当我是傻子?我真心待你,也选择绝对相信你。你不说的我就不问,你不让我查的我就不查,这是我第一次放下全部的防备这样对待一个人,而你呢?都这时候了还不肯说实话,你真觉得我拿你没办法是吗?”

        “我……”时影满脸通红,情绪涌动。他挣不开,也逃不脱,眼泪在眼眶里打过几个转,终是落了下来:“告诉就告诉,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男朋友要去g市,我要和他在一起!你爱帮不帮吧,不帮我就找别人去!别以为我没你就不行,你算老几!”

        岑非愕然,半天都没有说话,酸胀的情绪从胸口冲到脑门,直醺得他眼睛发酸视线模糊,妒火中烧又怒火滔天。

        “呵呵,我算老几……”岑非冷笑了一声,突然一用力,粗暴地将时影拖至沙发丢了上去,随后扯下领带三两下将他的双手绑在一起。

        “你……你干什么!”时影头一次见他这副样子,挣扎着蹬腿,一时间吓坏了,连哭都顾不上了。

        岑非的面色与目光一样冰冷:“干什么?可以啊时影,当我冤大头?还是凯子?你今天不就是送上门来找操的吗?行,我笑纳了。”

        他粗暴地一把扯掉了时影的裤子,伸出手往他的**里塞入一指,意外地摸到一手湿滑,惊愕地停了手。

        时影闷哼一声,此时也不挣扎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乖顺地张开腿,仰着脖子故作冷静地说:“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来之前都准备好了。你今天可以把我当我哥,随便怎么操,小爷……小爷我要是叫唤一声,就跟你姓!”

        岑非浑身都在发抖,他回想起那个曾经在地铁上打他的青年,胸口剧烈起伏着:“你就这么喜欢他?为了他你连这种事都……”

        “我就是喜欢他!”时影眼眶红红地回瞪他,“你不也整天惦记我哥?现在我俩各取所需,我满足你的春梦,你答应我的条……啊!”

        岑非红着眼,粗暴地往时影的**里同时塞入了三指,直痛得人脸都白了。

        “别提你哥。”岑非眼中的情愫起起伏伏,与暴戾的怒火争占着鳌头,“看来没人教过你,谈生意不是这么谈的。”

        --------------------略------------------

        ※※※※※※※※※※※※※※※※※※※※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