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如此堕怠,怎能成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每次作业都按时完成,只忘了一次,老师却只检查了那次的…

第二百一十九章 每次作业都按时完成,只忘了一次,老师却只检查了那次的…

        “唔……”

        “唔啊~~”

        舒服的哼哼声从喉咙中响起,红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睁开眼醒来。

        “呼啊!睡得好舒服啊!”

        红璃从床上坐起,打了个哈欠,只感觉神清气爽,没有任何顾虑与担忧,一觉睡到自然醒,跟回到家里一样。

        仿佛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着,在大喊着:“芜湖!”

        “我这是……哦对,是在飞艇上!”

        红璃很快回过神来,看着窗外的白云蓝天,心情愉悦:“应该快要到家里了吧,真的好想马上见到爸爸妈妈啊!”

        红璃扭头看向身旁,嗯,睡觉流口水的小火,确认是本鹤,没有被冒充。

        只不过,红璃皱眉扭头看向另一边,空空如也:“嗯?”

        她黑阳呢?

        她那么大一只黑阳呢?

        红璃一头问号,掀开被子往里面瞅了一眼,并没有发现黑阳,她疑惑地挠了挠头,她记得,她是抱着黑阳抱枕睡着的啊……

        难道被她踹到床底下去了?

        红璃连忙掀开床单,低下头看向床底,一头长发几乎触地,后背的衣服滑下一截,露出光洁白嫩的肌肤。

        “黑阳?黑阳?你在吗黑阳?”

        看着黑洞洞的床底,红璃小声喃喃着:“奇怪,跑哪里去了?”

        “啊?你醒了啊?”

        黑阳打着哈欠从船舱外走进来,见怪不怪地看着红璃的迷惑行为,淡定地伸手将对方背部衣服拉回腰部,又提起红璃的衣领,把她拽了起来。

        “啊哈?”

        红璃重新回到床上,两腿交叠盘坐,看到黑阳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愣了下,伸手拽住对方胳膊,把他给扯到身边。

        “你干什么去了?”

        红璃先发制人,右手托着下巴,一脸狐疑地看着黑阳。

        “夜不归宿……无精打采……”

        红璃冷哼一声,质问道:“说!为什么从外面回来!是不是出去鬼混去了!”

        “啊对对对。”

        黑阳露出死鱼眼,无语道:“跟好几百个鬼混来着,男女都有,场面一片混乱。”

        红璃:“!!!”

        “好你个黑阳!”

        红璃瞪大眼睛,伸手指着黑阳:“没想到啊没想到,一觉醒来,你都玩这么花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

        黑阳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泪花:“我去干正事来着,最后确认一下彼岸里那些人的情况,然后把他们空投下去。”

        “啊哈?”

        红璃歪了歪脑袋:“空投下去?”

        “嗯哼。”

        黑阳将上半身仰躺在床上,安详地闭上眼睛:“说实话,我还是有那么一丝丝不舍的。

        倒不是说产生了什么感情,而是觉得那么多劳动力……害,可惜了。”

        “这样啊……”

        红璃点了点头,晃动小腿,跳下床,拽住黑阳两条裤腿,放在原来被她坐着的位置,把他给全身扯到床上躺平。

        踩着鞋子走到窗边,红璃看着晨阳从东方升起,白光照亮了女孩的眼。

        “哈!又是新的一天,真不错!”

        红璃满意地点了点头:“昨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出发,大概在今天下午就能回到亲爱的家……”

        “等等……”

        红璃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深吸一口气,正要张嘴,突然想到什么。

        只见她两三步跳到小火身边,拿出两个耳塞塞进小火耳朵里,确认小火依旧熟睡,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红璃猛地跳到黑阳身边,嘴巴凑到黑阳耳朵边,胸膛起伏。

        “啊!臭黑阳!这不是通往五色城的路,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

        “!!!!!!”

        正在安详躺尸的黑阳耳朵瞬间爆炸,猛地睁开眼睛,脑子里嗡嗡响,就好像有名金丹期强者在他耳朵里自爆了一样,差点给他送走。

        过了好久,黑阳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扭头看着旁边一副兴师问罪模样的罪魁祸首,额头上蹦出个井字。

        快准狠,黑阳的大拳头“duang”地一下就砸在了红璃头上!

        “嗷!”

        红璃捂住脑袋,一脸恼怒地看向黑阳:“你打我干什么!”

        “恶人先告状是吧?”

        黑阳暼了红璃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不是你先对我的耳朵进行恐怖轰炸的?”

        “拜托,我的好姐姐……”

        黑阳无奈道:“你是睡够了,让我也眯一会儿呀,反正明天早上才能到家,急什么呀?”

        “我说的就是这个!”

        红璃面色一变,抓住关键词,用手比划着:“昨天下午出发,今天下午就应该到家里才对,结果你告诉我,现在我们在哪里啊!”

        她记得很清楚,当初她从五色城去宗门的时候,走的可不是这条路!

        “嘶!”

        红璃突然倒吸一口凉气,警惕地看着黑阳。

        “你是不是要把我抓到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秘密老巢什么的,然后把我囚禁起来,让你为所欲为……嘶……我都不敢想了!”

        “喂喂喂,你别一天天地抹黑我的形象好吗?”

        黑阳翻了个白眼,又是一拳捶到红璃脑袋上:“五行宗出发,先去一趟王都,然后回家,这是正常道路没错的。”

        “啊?”

        红璃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解道:“去王都干什么?难道不应该一鼓作气直接冲回家里?”

        “不是跟你说了嘛,空投那些人啊。”

        黑阳叹了口气,无语道:“难道你让我把他们扔到荒郊野岭啊?”

        “呃……”

        红璃小声试探道:“也不是不行?”

        “行你个大头鬼!你个歹毒的坏女人!”

        “胡说,我只毒你好吧,对别人我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的?”

        “啊对对对。”

        黑阳露出死鱼眼,指了指在船舱角落休息的铜蛇。

        “还有黑晨哥的魂魄,我得给他塞回去,七百二十四人加上他一共七百二十五个,这样才算全部完成任务。”

        “嗷……”

        红璃叹了口气,全身一软:“好吧好吧,你说得对,我的错我的错。”

        “那肯定是你的错啊!”

        黑阳轻哼一声:“错了还不道歉?”

        “你别得寸进尺嗷!”

        “进了又怎么样!”

        “嘁!”

        “好了好了,知道你想家。”

        黑阳握住红璃一只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

        “放心好了,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我们只需要飞到王都上空就行,停留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的!”

        “你说不会就不会啊!”

        红璃暼了黑阳一眼,杠道:“万一我们被王都的反飞艇系统给击落了怎么办!”

        黑阳:“……”

        “王都没有什么反飞艇系统。”

        “那万一我们堵船了怎么办!”

        “我认为修行界的飞艇还没有你说的那么泛滥……”

        “那万一的万一!”

        红璃皱眉思索,突然伸出一根手指,面色严肃道:“那万一黑晨哥的身体不见了怎么办?”

        “嗯?”

        黑阳头上冒出个问号:“比如说?”

        “比如他万一被人贩子拐走了怎么办!”

        黑阳:“……”

        “好了!我的璃啊!”

        黑阳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勾住红璃肩膀。

        “你说的那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就等同于天上掉下来个人正好砸在我们飞艇上一样,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那……”

        红璃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将脑袋靠在黑阳肩膀上:“好吧。”

        “砰!!!”

        黑阳:“……”

        红璃:“……”

        黑阳:“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就是“砰”地一声,仿佛有某种两条腿的,两条胳膊的,一个脑袋的生物落地的声音?嗯,还是脑袋着地的那种!”

        红璃:“哈哈哈,完全没有,那不是你有力的心脏在跳动吗?”

        黑阳:“呃,行吧……”

        红璃:“……”

        黑阳:“话说,是不是有人在哀嚎?”

        红璃:“胡说,那是小火在说梦话!”

        黑阳:“原来如此。”

        红璃:“……”

        “不过话说回来……”

        红璃突然露出凝重的表情,看向黑阳:“你说那人要是把鲜血脑浆什么的溅出来,会不会把我们家飞艇弄脏!”

        “这个……”

        黑阳皱眉思索,点头道:“很有可能!”

        “还是出去看看吧。”

        “有道理。”

        “哦,对了,记得带上扫把和簸箕,把骨头碎片什么的扫一下。”

        “放心,带了。”

        “还有手套化尸水那些呢?”

        “放心,带了。”

        “还是你比较靠谱。”

        “那是,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碰瓷事件啊?”

        “呵,荒郊野岭的,咱们会怕人碰瓷?”

        “也是,你说万一那个人有同伙呢?”

        “放心,我带了十人份的化尸水。”

        “真让人安心啊,我的阳。”

        “翻脸比翻书还快啊,狗红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