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 - 武侠修真 - 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搬矿脉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搬矿脉

        上阶仙器配合上太初仙力,其发挥出的威能虽还不到金仙层次,却也是真仙境界的巅峰。

        而此地的禁制也不是秘境中原本的禁制,其乃东西两荒宗门所布,自然不会厉害到哪里去。

        于是一枪之下,洛虹面前的禁制光幕上便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此洞边缘银光闪动,浓烈的空间法则之力阻挡着禁制本身的弥合之力,使之能够持续存在。

        没有耽搁时间,洛虹当即身形一动,持枪遁入了禁制之中。

        顿时,一具具身高丈许,以土木金石炼制的人形傀儡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对于洛虹的到来,这些傀儡没有丝毫反应,依旧在有条不紊地驱使各种法宝,从一旁的冰河之中收集灵材。

        另有一些形似小猴的傀儡在这些人形傀儡之间跳跃,背后的背篓中装着一块块极品灵石。

        凡是遇到灵光黯淡的人形傀儡,这些小猴傀儡便会取出一块极品灵石,塞入对方的胸膛之中。

        “看来并没有通灵傀儡守护,倒是省了我的事了。”

        收回看向这些傀儡的目光,洛虹神识一扫,便寻到了存放灵材的所在。

        遁光一闪,他就来到了一座高约十丈的祭坛之前,刚好看到一队麻雀傀儡飞至,将爪中的一枚枚粉色丹丸朝着祭坛之顶丢去。

        这些粉色丹丸刚一接触祭坛之顶,其表面就泛起了一层涟漪,轻而易举地没入了进去。

        但在最后一枚距离祭坛之顶寸许之时,它便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飞射到了洛虹手中。

        将这枚只比红豆稍大的粉色丹丸拿到手中后,洛虹只是轻轻一捏,便令其化为了粉尘,并迅速朝他的肉身融入而去。

        好在这时一层五色神色在洛虹体表浮现,使之不能入体。

        “果然是天狐尘,但这道禁制却是不能强行破除,否则此地上一任的主人定有感应。”

        按照正常的流程,得先让中央区域那边的比斗分出胜负,决出排名,东西两宗才会交出此秘境中所有矿场的禁制令牌,然后根据排名重新分配,最后再来取宝。

        所以,外头的禁制好破,但眼下这个封印库房的禁制,却是不能强行破除的。

        同样的,如果费些力气,直接挪移进去的话,也会被禁制感应到。

        “这有何难,咱们又不是非要进去!”

        破天枪内传出银仙子的声音,甚是不屑地道。

        “那就有劳仙子了。”

        洛虹轻笑一声道。

        说罢,他身前就浮现出了一个尺许直径的银色光球,随即灵光散去,一只粉红色的大葫芦便浮现而出。

        “果然不出本仙子的所料,此地的禁制并不会对这些灵材的去留有所感应!”

        银仙子顿时自得地笑道。

        其实这一点并不难看出,毕竟这祭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接收一批粉色丹丸。

        若是有所感应的话,那禁制令牌可就难以消停了。

        万宝囊霞光一卷,此地万年积累下来的天狐尘便悉数被洛虹收入其中。

        刹那间,洛虹心中那因为被算计而产生的苦闷便消解了许多。

        不过,这种对他修炼有益的好东西,那自然是得多多益善才行。

        所以,他此刻一步踏出,就来到了一座泉眼之旁。

        双目之中灵光闪动,赫然可见泉眼喷出的冰河之水中有一粒粒粉色的细沙。

        有此可见,真正的天狐尘矿脉并非在此,而是在下方地下水脉连通的某处。

        “奇怪?既然此秘境已经被东西两荒完全开发了,那为何不直接找到真正矿脉的所在,却在此慢慢淘取?”

        洛虹眉头一皱,有些失望地道。

        若是天狐尘矿脉在附近,那他肯定会不惜动用一次小黑球将整条矿脉炼化掉的。

        反正这个秘境只会在荒澜大陆出现半个月,随后就会重新落入虚空之中流转,好似上一世彗星一般。

        所以,他就算在此动用大量太初之力,也会因为时间短暂的关系,不会散溢到荒澜大陆太多。

        至于一万后如何,洛虹可不认为他到时还会待在北寒仙域。

        “会不会是矿脉所在有格外强大的禁制?东西两荒的修士都破除不了?”

        银仙子当即猜测道。

        “应该不会,此地虽是冥寒仙宫的碎片,但其原本就只是一个举行宗门小比的所在。

        既不是什么重地,又哪里会有太乙级别的禁制。”

        洛虹摇了摇头道。

        东西两荒都有不少金仙修士,如果是双方都不能破除的禁制,那其品阶起码得是太乙。

        “走吧,去看看那几个矿场中五行灵材品质如何?

        如果足够的话,就把矿脉也给他搬走九成。”

        犹豫数息后,洛虹放弃了潜入暗河追本溯源的念头,手中破天枪银光一闪,便将他带到了禁制之外。

        而就在光幕上的洞口飞速弥合之时,他就已飞遁离去。

        半日后,寒艮塔第一层,穆嫣红和栾霓正盘坐在其中,周围空空荡荡,所有东西都早已被人搜刮一空。

        突然,二女的双目同时睁开,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塔外。

        只见天边一道青色遁光飞射而来,很快就停在了二女面前,露出了顾无痕的身形。

        “师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莫长老呢?他人在何处?”

        栾霓见到顾无痕先是脸上一喜,而后便面露担忧之色地问道。

        “师姐放心,莫长老并未出事,他只是另有要事,并没有随师弟过来。”

        顾无痕当即回道。

        “什么!他没过来?!”

        穆嫣红秀眉一蹙,顿时怒道。

        该死!若是没有那家伙相助,我就只能施展燃血咒,那代价可就太大了!

        “他为何不来?难道不知错过离开的机会,就得在这秘境中困居一万年吗?”

        穆嫣红不甘心地问道。

        她实在想不出,洛虹能有什么倚仗,可以让他如此不将自己所给的这条生路放在心上。

        “莫长老没有明言,但想来也只会耽搁一些时日罢了。

        趁此机会,穆仙子可否将你的谋划告诉我等?

        顾某听莫长老说,你是奉了岳道主之命。”

        顾无痕站到栾霓身旁,面色凝重地道。

        ps:兄弟们,这两天头晕脑胀的,身体不太舒服,从明天起更新就会稳定,也会补出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