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天空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疯狂心理师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一章 时好时坏

第七百八十一章 时好时坏

        “医生,能不能帮我个忙?”

        接过检查单的宁涛正欲起身,却忽然急急忙忙喊起医生,吓得沐春以为眼前的病人又要和他讨论检查项目过多的问题。

        他已经把十九项检查减少了一半之多,这个人为何还要发出如此暴躁的喊叫声啊。

        无精打采地挠了挠耳朵,沐春答应道:“医生在这里啊,你这是想到什么了?”

        宁涛自知有些情绪激动,    急忙冷静下来,然而急切的心情却没能收敛太多,他拿出手机,打开一篇文档,发现字字清晰,完全没有扭曲的现象;为求确定,继而打开了全英语文档和俄语文档,别说是扭曲的爬虫,就连半点模糊不清都没有出现。

        他揉了揉眼睛,像一个看不清楚的人想要看得更清楚一般,甚至费心地整理了睫毛,一旁的沐春静静观察着也不吭声,宁涛更是无瑕顾及身边还有陌生人在场,完全沉浸在对自己双眼的视物的诊断之中。

        看的东西也不是什么上下五千年的文物古董,不过是平常的文档,他却越看越欢喜,天真地笑着,整个人松了一口气一般半躺在椅子上,等了好一会方才注意到对面的医生也和自己一样的坐姿。

        “还是把检查去做了吧。”沐春假装平常无奇实则迫切地催促道。

        “放心,我肯定会去检查的,虽然我现在觉得没什么毛病了。”

        “又没有了?”沐春托着下巴,倒是语气沉重起来,宁涛不解,难道自己的症状好了这个医生不高兴吗?

        不过宁涛天性聪颖,大概也明白医生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惆怅,大概是因为自己如果没病了,可能也就不会为这些他开出来的检查项目埋单。

        “医生,    我还是会去做这些检查的。”

        既然知道自己并无大碍了,做些检查也是可以的,多检查能更放心一些,医生也会高兴吧,他想笑,又觉得不合时宜,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时好时坏可不是好事啊。”沐春感慨道。

        “为什么不是好事?我不太明白,也许只是一过性的症状,只要之后不再出现应该也就没事了吧。”

        “就怕之后还是会出现,而到了那时候又要再来一次医院,再进行一些补充检查,耽误时间也耽误病情。”

        “要不——医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借用一下电脑,我想看看现在如果再看电脑屏幕是否还会出现看不清楚的情况。”

        “当然可以。”沐春随手打开一篇论文,页面缓冲了很久才完全打开,他忍不住嘀咕不知道新大楼造好以后,这些电脑能不能更新换代一下。

        “好了,一篇医学论文,    中英文都有,    用来测试症状十分合适。”说完,    沐春端起咖啡杯站到窗前,宁涛则绕到沐春的座位旁,他也不坐下,只是弯着腰认真地看着屏幕,吸收了微微光线的双眼明亮通透,是一双十分漂亮的男人的眼睛。

        病人笑了起来,欢欣地朝沐春挥了挥手,看到宁涛略带得意的笑容,沐春微微牵了牵嘴角,跟着挤出一丝笑意。

        “看来我还是来对医院的,而且现在赶回去还能赶得上上午的例行会议。”

        这话是肯定,也是告辞。

        肯定的当然不是医生的医术高明,肯定中包含更多的是对自己身体并无大碍的确认,是来自健康的自信。

        一直以来宁涛都是自信的。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记得再来。”

        “再来?还会有问题吗?”

        沐春凝思片刻,以他的经验和判断,十分诚恳地点了点头。

        宁涛不得不猜测,不会就是为了检查费故意这么吓唬人吧。

        “检查单你拿着,四十八小时内都可以做检查,”

        离开时,宁涛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记住了“身心科”三个字,心想着自己即使再有问题也没必要来身心科吧,直接去眼科不是更好吗?

        回到律所,宁涛又恢复了平日的精神奕奕,前台新来的实习生颤颤巍巍地向他问好,对这位大律师即将成为律所合伙人的事在这偌大的律师事务所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传闻,大家都知道宁涛有背景,自己本人又非常厉害,据说大学里就已经很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下基层做公益律师的时候也是游刃有余,谁都知道公益律师看起来平常无奇,这座一千多万人的大城市里不知道有多少公益律师,他们在不同的社区,服务相似的人,但没一个诉求事实都不相同。

        宁涛都能处理的很好,更重要的是,不论是同行还是受到他帮助过的人对他评价颇高。

        这样的男人,自然是很多女性心目中的优秀伴侣。

        新来的实习生偷偷看着宁涛的背影,还举起手机拍了照,偷偷发在ins上,标题写作:答应我,这样的背影每天都能看见。

        穿过宽敞明亮的工作区,宁涛看了一眼时间,确定会议尚在进行中,心中更多了一份踏实感。

        “很好,一切都井然有序,只是耽误了前半段工作汇报时间,那些汇报的具体内容会议结束后再补看一下会议记录便可,这种情况时有发生,都是他熟悉的流程。

        在律所,所有的工作他都熟悉,而且他熟悉每一项工作的每一个方面,要做到前半段并不困难,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从实习生开始,要求熟悉从整理材料到协助开庭以及独自处理一个委托的全部过程,假设从上海小区岁开始在这里工作,等到能够自己接手第一个案子,至少需要两年时间,这还是天赋比较好个体又十分勤奋的。

        和小律师事务所不同,这里对员工的要求非常全面,这也是他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要求。

        大律师事务所是不容许有人浑水摸鱼的,当然有些律所店大欺客,对内包容很多不规矩的行为,对外却是要价不菲,这样的情况他成为合伙人之后坚决不会允许发生在这里。

        重新投入工作状态后,宁涛打开已经摆放在他面前的笔记本,掀开屏幕,他的视线落在打开的文档时,脸部突然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他看见无数条鱼正要游出屏幕朝他扑来,冲着他的脸,它们越游越快,越变越大。